4104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晴朗的一天,大小宝嬉戏追逐在大院里,两颗圆圆的小脑袋挤在树下看满地的小果子,好奇的小宝撅着屁股捡起一颗要放进嘴里被大宝制止,以为哥哥要先吃,就递过去说:“大宝大宝你给你吃。”

大宝摇摇头,摆出架势教育妹妹说:“哥哥不吃,小宝也不要吃。”

小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吃,小果果看起来很漂亮啊红红的应该很好吃啊,再扭头看看哥哥,老实放下了。

大宝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拭小宝脏兮兮的小手,小宝扬起小脸吧唧一口亲在哥哥脸上。

这幅风景太过美好,陆宁站在门口看了很久才扬声唤两个小崽子回家。

大宝小宝手牵手颠儿颠儿的往妈妈跑去,大宝故意跑的比较慢,让小宝先扑进陆宁的怀抱。

陆宁侧过脸说:“亲亲~”

小宝爱娇的吧唧一口一点儿也不小气。

陆宁再亮出另外一边脸凑向大宝,身为小男子汉的大宝犹豫两秒,学着小宝那样吧唧一口。

陆宁揉着大宝的脑袋教育道:“詹宗硕小帅哥,你可不能学你爸爸那样知道不?”

同样的教育大宝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只是不自觉就会稳重又内敛,这种素质应该是遗传吧,但是陆宁却被这种素质压迫了她的从小到大,所以现在格外看重家里两个小家伙的性格塑造,小宝还好,像她,大宝就有点困难了。

小宝这个时候紧紧搂住陆宁的脖颈问:“那詹宗雅小美女可以像妈妈一样漂亮吗?”

陆宁哎呦呦的叫唤,“当然可以,你是小美妞啊宝贝儿!”

小美妞再次娇滴滴的软嫩嫩的挨过去,小声在陆宁耳边说悄悄话。

陆宁眉眼挑一挑,再看看大宝,大宝一脸正义却还是藏不住渴望,陆宁满心欢喜,这个随我啊随我的!握拳点头,“走,妈妈带你们去!”

早就馋疯了的三只狂奔麦当劳,陆宁豪气点餐,要就吃个够,这顿吃完下顿不知道还有木有!

每次回想某面瘫最好说话最宽容的时代,陆宁就会泪流满面的揉着大小宝的脑袋瓜回忆想当年,想当年你俩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你们的粑粑真的是极好的啊!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啊,麦当劳什么的真的一点问题都木有啊!

但是那美好的日子已经过去,当陆宁肚子里的两个球出来后,詹严明就更加严厉的看管小家伙们的饮食,连带着陆宁也只能挠墙低调表达一下自己已经不是个孩子想要吃个汉堡真的不行么的狂躁。

但再怎么禁止也挡不住孩子们的好奇心和电视的强大威力,再加上旁边就有一个从不让人省心的亲妈,所以成就了今天三人肥着胆子无视某面瘫的这种场面。

陆宁满心欢喜的看着小宝啊呜一口咬在汉堡包上面,小脸塞得鼓囊囊,嘴角都是沙拉酱,夸奖道:“小宝你真是太给力了!”

小宝竖起大拇指,“妈妈真好吃!”

同样的分不清主语,陆宁感动,这真是我亲闺女啊~!再看看旁边一脸小心的大宝,陆宁嬉皮笑脸的冲着大宝秀美味秀满足,同时出其不意的拈了一根炸的酥脆的薯条沾了酸甜的番茄酱塞进那张小嘴巴里。

“你试试,男子汉怕什么!”陆宁鼓励道。

大宝尝试着蠕动口腔,那种美妙的滋味瞬间充斥味觉,他一脸不敢相信,陆宁笑眯眯的递过去一个汉堡,“这个也尝尝。”

亲妈是这样打算的,恩,把两个小的都培养成我的亲信,有一样的爱好以后一起出来偷吃点什么这样多么美妙啊!

小宝捧着自己的杯子去喂大宝,说:“哥哥你也喝。”

大宝依言,在喝下可乐后秀气的打嗝,一脸震惊。

陆宁那个心酸啊,瞧瞧,这么大的娃了连个可乐都木有喝过老娘看着都想掉眼泪。

三颗脑袋凑在一起商量着:“以后一起来吃麦当劳啊!”

陆宁看着两颗连连点头的小脑袋感觉今后的日子会很美好,恩,下次要带小家伙去吃吃披萨什么的,哦,还有薯片什么的也是很好吃的。

这是大宝第一次被煽动成功,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詹严明在休息时间踱步至楼梯间给家里的老婆孩子打电话,叮铃铃叮铃铃,恩?没人接?

陆宁看着手机来电就害怕,索性不去管,小宝什么都不知道吃的开心,大宝担忧的轻轻问;“妈妈,我们还是回去吧?”

陆宁梗着脖子,不允许自己在儿子面前如此模样,“别怕,你不说我不说不会有人知道的!”

但是,陆宁没有料到,她视为坚固的阵队有个小奸细。

詹严明回家就使用美人计,抱着小宝出门了。

陆宁真的没有在意,还装模作样的钻进厨房问宫雪晚上吃什么好吃的,其实肚子里早就饱饱。

不到十分钟老爹带着闺女回来了,小宝也不要詹严明抱了,自己老实站墙角,大宝一看也知道了,跟在妹妹后面一起罚站,陆宁被詹严明从厨房里叼出来,一看这情况,啊呜一声,知道自己完了。

詹严明淡定对宫雪说:“妈,晚上不要给孩子吃饭,他们今天吃很饱,我跟陆宁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宫雪担心的看着陆宁,陆宁扑过去哀求:“嗷嗷,妈妈您救救我我不要出去啦!”

詹严明站在门口换好鞋等着,数三秒都不到陆宁就老实跟过来。

宫雪笑着摇头,转身过去制止詹建军同志拿着小藤条指点大小宝摆军姿,“小宝你挺胸,别低头,大宝你站的不错,坚持!干什么干什么,谁在偷偷卷脚趾头啊,爷爷我火眼金睛都看着的啊!”

陆宁坐在车里忐忑不安,开始小声解释,“呜呜,小明哥哥我错啦,是小宝说想吃我才带他们去的嘛,他们好可怜啊长这么大都没尝过炸鸡的味道哦哦哦,不是不是,那些东西没有营养的我知道的”

说话间,车子停下,陆宁趁势解开安全带翻过去坐在了詹严明腿上,撒娇装可爱非常忙碌,但是她悲哀的发现,献吻什么的已经不能平息面瘫的怒火了。

詹严明淡淡的说:“上楼,写毛笔字。”

啊呜一声,陆宁装死昏过去,却还是被詹严明叼上楼。

这里是他们曾经一起住过几年的公寓,陆宁被抱进去放在书房的书桌前不得不睁开眼睛,詹严明指指已经铺好的笔墨纸砚说:“快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