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命运之夜(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天山小说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天山小说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啊啊…嗯…士郎…还要…门上的毛玻璃外,透入些许夕阳余晖,门外似乎还能听到刚放学的学生们讨论着等会儿要去哪蹓跶的声音。doushen斗神

不过仅只隔着一扇门的此处,却依照往例上演着一出香艳无比的戏码。

白衣蓝裙的金发少女被红发青年搂在怀中,还不需要用胸罩束缚的娇嫩乳峰被男子直截了当地紧紧抓住,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透现出两个微妙的小突起。

自从废墟中与saber、凛发生那件事情之后,虽然士郎一直说服自己那是活下去的必要手段,不过saber和自己似乎都不这么认为,一开始还拿着补充魔力作借口、偷偷摸摸地做,但随着次数增加,两人竟像新婚夫妻一般,只要有空闲就黏在一起,做着这早已补过头的补魔力行为。

今天也是如此,士郎一回到家,saber就已经在门口迎接他了。而在她还没开口说话之前,士郎就已经将她搂进怀中,恣意轻薄着这个娇小的从者。

啊…嗯…士郎…不行…还没做晚饭…saber喘息着吐出人妻一般的发言,不过要去做饭的自然是士郎而不是她。

没关系,等凛回来让她做…今天樱也要过来…不缺人做饭,我们还是先…士郎爱抚着saber,同时慢慢解开她上衣的钮扣。

也不是一定得这么猴急,不过凛和樱两个──加上藤姊是三个──打不定哪时会回来,让她们看到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啊…确定了晚饭不至于没有着落之后,大食王saber才放心的让士郎上下其手,而她的手也偷偷溜向士郎裤子上的鼓起,隔着牛仔裤布料,轻柔地抚摸着。

saber…士郎撩起saber裙摆,手指滑向她最终的防线,却在碰触的瞬间被saber压了下来。

不…不要脱…就这样…saber脸蛋红得像苹果,眼光也不敢与士郎相接,虽然不让他脱掉自己的内裤,但也不进一步反抗或脱逃。

士郎灵机一动,将那块布往旁边拉,趁着saber欲拒还迎时,准确无比地将充血暴胀的肉茎贯入那熟悉的嫩肉中。

嗯…士郎…好大…saber柳眉微皱,处于士郎控制下的娇躯微微颤抖着,熟悉的快感直冲脑门,将原本脑海中的些许害羞充散。

已经被进入许多次却仍像第一次般娇羞的肉壁紧紧包覆着侵入的男根,与第一次不同的是,士郎不需要再靠saber的处女血来润滑,肉壁所分泌出来的蜜汁就已经足够让他顺畅地进行活塞运动了。

士…士郎…好厉害…啊…撞到了…saber呻吟着,双手也随着进初次数的增加而从微弱的抗拒变成积极的拥抱,环着士郎的脖子,将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在他身上。

啊!士郎拉起saber左腿,往前一步将她压在柜子上。saber的腰被架在柜子的角边上,上身略略后仰,肩膀堪堪靠着柜子后方的墙壁,下身却反倒被柜子道:人家也要…伊莉亚…你还小…士郎一副看到妖怪的表情,再怎么说也不该对这么小的女孩做这种事情。

哪知道伊莉亚二话不说就将手上的黏液通通抹到脸上和胸前去,然后威胁道:如果不要的话,人家要出去喊士郎qj我。

千万不要!自己家里一大群女生出没已经够引人注目了,让伊莉亚上街这么一叫,就算士郎跳进湖里也洗不清嫌疑。

浓烈的xx气味让伊莉亚脸蛋逐渐火热了起来,茫茫然地钻到两人的结合处,零距离地舔着。

啊!或许是被挑起初夜的刺激回忆,saber几乎是立刻就跳了开去,留下愣住的士郎挺着半软不硬的棒子呆站在原地。

伊莉亚出乎意料之外的使出熟练的手法抓住那根还满是黏液的男性象征,张开小嘴,毫不迟疑地含了下去,脸上却马上浮现奇特的神情。

嗯…嗯…她舔了几下之后,开口说道:味道…怪怪的…然后却又继续这甜美的口唇服务。

伊莉亚…你去哪里学来的?saber看着伊莉亚熟极而流的口技,不禁好奇地问着,她也曾经替士郎做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士郎的棒子却差点就被她咬断…她们说这是当妻子的必备条件…伊莉亚吹箫一般舔着棒子的侧面,同时回答saber的问题:她们说…尽责的妻子要能用身体的所有地方取悦丈夫…真的吗?saber大受打击,像她这种处处要求完美与责任的人竟然会在这方面不尽责,熊熊的责任感立刻在saber心中燃起。

saber…别乱学啊…士郎心想,不过因为某程度的期待使得这句话只被他放在肚子里。

当然!伊莉亚非常肯定地说道。

saber咽了咽唾沫,专注无比地看着伊莉亚的每个动作,像要将它烙印在脑海中一般,认真的学习着。

伊莉亚斯菲儿,请继续吧。saber不知不觉地用上了敬语,却忘记士郎还落在她的魔爪上。

喂…噢…士郎还想抗议,伊莉亚却以一轮猛烈的吮吸制止了他的反抗,沾满黏液、滑溜溜的小手捧着蛋袋与无法塞进嘴里的肉茎套弄着,黏稠的白色泡沫沾染在女孩的嘴角上,让这稚气的少女陶醉地将它舔掉。

不长眼的棒子在伊莉亚的服侍下又膨胀了起来,直挺挺地指着天花板,看起来倒有点像是伊莉亚双手挂在上面荡秋千似的。

saber学会了吗?伊莉亚嘲弄着saber,虽然她学得很认真,但心里不免有些酸酸的,尤其是在士郎的棒子因她的xx而重振雄风后。

嗯…saber不自觉地走上前,想和伊莉亚抢士郎棒子的持有权。

不行~士郎已经答应人家这次是人家的份…伊莉亚信口开河着,或许是被伊莉亚的大胆行为震慑,士郎和saber竟然没开口反驳没这回事。

saber,把人家抱起来,我要把第一次献给士郎了。伊莉亚红着小脸说道。

伊莉亚…这…不好吧…你还小…士郎退了两步,重重地撞在墙上。

人家不小了…伊莉亚缓缓解开套装的钮扣,说道:人家年纪可是比士郎还大呢!咦?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我的外表一直保持这样…提到自己的身体,伊莉亚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与平时的天真不符的哀伤。

所以…士郎可以放心的…话锋一转,伊莉亚又恢复了原先的童稚笑容:saber,抱我起来。伊莉亚望向saber,后者像是被催眠一般,真的将她抱起来,紫色的连身洋装随着她的动作滑落地面,半透明的白色衬衣底下,就是伊莉亚和saber一样白皙得耀眼的肌肤。

比saber更平坦的胸前,两个微妙的小突起在衬衣上若有似无地道:

士郎…让…人家…更…热一点…伊莉亚…的身体…随士郎高兴…伊莉亚其实已经接近xx边缘,但她却还是发现面前的士郎只是呆呆的站着,真正积极的是saber而不是他。为了使这个能让自己献身的弟弟高兴,伊莉亚竟完全不考虑自己能不能承受士郎的巨棒攻击。

士郎…伊莉亚在抱怨了喔…saber吻着伊莉亚的脸颊,落井下石地说着。

伊莉亚虽想反驳,但最后却只是瞟了saber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伊莉亚…抱歉。士郎道着奇怪的歉,像是亏欠了伊莉亚什么一般,一点也感觉不出他应该是三人中最有赚头的一个。

抬起冰冷的双手,放在伊莉亚小巧火热的屁股上,以超越saber的狠劲让伊莉亚快速地在他身上摆荡。

啊啊啊啊…啊…士…士郎…太……本就濒临xx的伊莉亚被这一轮攻势冲击得连声音都叫不出来,比之前强一倍的快感从不断颤抖的肉壁传导到她娇小xx的每一处,犹如海啸一般将她的意识完全吞噬。

说到底,魔术师的魔力回路本来就是以类似神经的型态存在,虽然平时没有开启,但或多或少也还是会被一般的神经系统影响,而xx快感正是兼具打通魔力回路与连结两人回路的最佳工具,因此不能以正常回路替saber补魔力的士郎还是可以借着xx来将魔力灌输给她。

伊莉亚的魔力回路多得足以让她轻松驾驭berserker,因此一旦开展,身体的敏感程度也不是凛、甚至saber所能匹敌的。随着士郎的奋起,一股股淫荡的汁液从狭窄的秘处大量流出,xx的快感一xx袭来,两次xx之间几乎完全没有伊莉亚的喘息余地,银白的长发随着她迷乱的扭动而在saber脸上胸前甩来甩去,两串泪水不受制地奔流而出,划过满布狂喜的脸颊,喷洒在士郎的胸前。

对于伊莉亚的敏感,saber似乎有点吃味,想起自己被士郎开苞的那次,自己可是痛了好久才有快感,哪像伊莉亚这样要淫荡就淫荡。加上士郎取代了saber的部分工作,让她能尽情地发挥从凛身上实验来的高超百合技术,恰到好处地蹂躏着已经哭成泪人儿的伊莉亚。

啊啊…啊…士郎…士郎…士…郎…啊…伊莉亚被士郎与saber弄得只剩下呼唤士郎的念头,身上和她头发一样雪白的单薄衬衣早就被saber扯开来,松垮垮地斜挂在她的腰上,一双细细的小腿在士郎的腰侧不断空踢着,彷佛只能以这样来抒发体内过度强烈的快感。

窗外的阳光闪进士郎的眼角,显然天快黑了,藤姊也就罢了,反正她每次都是在吃饭前才会来,凛和樱可就不一样了,打不定下一分钟,她们就会打开门走进来,想到此处,士郎突然有种得赶快解决的念头,但不断散发致命诱惑力的伊莉亚却还在他怀中娇吟,让他的雄性本能老大不愿意草草了事,而不久前才在saber里面射精过的棒子也没这么快就射出第二次。

士郎低下头,看着泪眼朦胧的伊莉亚,自己的棒子有时候还会被凛嫌太大,虽然伊莉亚自己宣称她是士郎的姊姊,不过小孩子一般的身体承受这么大的东西,想必也不会轻松到哪去。

士郎…啊!伊莉亚尖叫一声,十根手指略略收紧了一些,一股股阴精从她的蜜处奔流而出,这应该是她的第七、或第八次xx了吧。来了这么多次xx,一般女孩早就虚脱了,但伊莉亚却仍能保持着半晕半醒的情况感受士郎和saber带给她的快乐。

士郎还没好吗?saber问道,对于士郎花在伊莉亚身上的时间比自己身上多这件事似乎有些在意。

呃…我…这个也不是想出来就出来的…真是的…那伊莉亚就交给你了…saber嘟着嘴,将伊莉亚的上身推向士郎,自己蹲下身去,舔着士郎与伊莉亚的结合处以及他的球袋。

呜…saber…士郎低吼了一声,泡在伊莉亚嫩穴里的xx猛颤了几下,不过他毕竟不是第一次上场,深埋银发女孩体内的xx胀缩了几次,随即宁定了下来。

sa…saber…伊莉亚哀鸣着,敏感无比的处所被士郎和saber的舌头与手指合力攻击,一阵阵强烈得足以震晕她的快感直冲脑门,但自己偏偏就是晕不去,全身的魔力回路似乎都变成了神经,忠实敏锐地传达着一切的感觉:

不管是saber指尖的动作,或者士郎xx的脉动,甚至连士郎的阴毛碰触她耻丘的感觉,伊莉亚都清清楚楚、扎扎实实地接收到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