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第五十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此时恰逢戏台子上开唱,锣鼓阮琴都歇了那么一会儿,两人最后的几句话一句不落的进了卫夫人的耳中,她在心里直道晦气,竟撞上这么两个长舌的。》乐&文》小说

且那刘氏向来与她不怎么对付,当初皇后娘娘指了女儿作弟媳妇,刘氏便好一阵子不是鼻子不是眼,不管是出门子还是宴席上,明里暗里的挤兑自个儿。

她自个儿少有出门赴宴,可谁没有几个闺中交好呢?几个相熟的夫人每人说上两句,她便晓得刘氏起的什么心思。

说什么卫家不过贪图皇恩,才巴巴儿的将小女儿送到皇后面前,全不顾那位国戚的名声……

卫夫人自是瞧不上东海候霍临川,可却也不是为着那所谓的名声。且当初答应了这婚事也不是为着那人是皇亲国戚。

她只觉得,少年夫妻才能老来伴。

霍临川比小女儿大了十岁有余,且前头还有个原配……有这两样,这桩婚事便总是有些不美。

原本以为皇帝赐婚这事儿,小女儿只知个大概。

她常年跟着师傅学医游历,在京中时日不多,便是出了师门之后,也大多在坊间小医馆里坐诊,生活的重心与远在北地镇守的霍临川并无交集。

可谁想,她竟糊里糊涂的被霍临川的大军给带到了北地。

卫夫人刚知道这件事时,惊得差点儿背过气去。后来收到了女儿的来信,又有那御史沈泊舟的信件,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又想着,前几日传来那霍临川金殿拒婚之事,女儿便随着去了北地,莫不是果真有些际会?可几个月后,女儿自北地返回家中,却半点儿没提那人之事。

卫夫人心中虽有些疑惑,却到底按捺了下来,没去过问。

自进了冬至月后,又过了这许多日子,卫夫人心里将这事渐渐放在了脑后,开始一门心思给女儿寻么女婿了。

谁想着在邱老太太的寿宴上,又听人提了起来。

她心里有些担忧,不动声色的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却见女儿面无表情,半垂着眼帘。她心里这才稍安,以为女儿并没有听见那两个长舌妇的话。

只是坐在这里,那两人不免又要议论纷纷,这件事儿让女儿听见总是不好。在这她也不爱听戏,觉得吵吵闹闹的让人心烦。

想着这般,她便又起了身,领着女儿往内院而去,还不如寻了人去聊聊事儿。

邱阁老家中侍婢丫环那都是训练有素,瞧着卫夫人母女两起了身,便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软声细语的问着两人可是需要更衣。

卫夫人轻咳了一声,不远处一桌便又起身了一个女子。

女子二十出头,作妇人打扮,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卫夫人仔细辨认了下,这才认出这是邱阁老的二儿媳,淮阳侯宋家的长女。宋氏到了二人跟前,不等卫夫人开口便拉了卫灵秀的手,啧啧笑道:“怪道从不见三姑娘,原来是这般可人儿,卫夫人您可真是藏得严实,可是怕咱们抢了去?”

这宋氏颇有些自来熟,但因着出身大家,便是说着这般奉承的话,竟也不显谄媚,只让人觉得心里开阔,颇是个伶俐人。

卫夫人笑着谦让,宋氏便挽了卫灵秀的手,与二人离了戏台的庭院。

内厅之中还有几位喜欢清静的夫人正坐在一处儿聊天,这三人便一道了走了进来。卫灵秀是姑娘,自是不太好与这些夫人们坐在一处,只问了个安便被丫鬟们领着往小姐们所在的绣阁去了。

几位夫人瞧见了卫灵秀的相貌,也有些惊奇。

她们平日里闲来无事也颇为八卦,自是知道春日里那桩金殿拒婚之事。再者,几人与卫夫人也并不相熟,便也觉得莫不是这卫家三姑娘长相差了点,才让那国舅爷这般嫌弃,不惜在金殿便顶撞了皇帝。

这会儿一见,这才发现卫家三姑娘瞧着知书达理、气度不凡,且还长了一副难得的好相貌,便是这燕京城的贵女们也难得有几个能及得上。一时间,这些大家夫人们心里便活泛起来。

不光是家中有小子的,便是没有未婚娶儿子的,也总还有子侄外甥。

卫灵秀是户部尚书之女,兄长也上进,进士及第已入翰林,听闻也十分得上官青睐,眼瞧着便要分入六部尚书省。这般少年得志,指不定便能进内阁。两个姐姐也嫁的显贵,夫家皆十分得力。

这样的姑娘,不说百家来求、踏破门槛,那也是门难得的好亲事。

只是众夫人们与卫夫人皆不太熟,一时间也不太好开口,只是那态度便都亲切了几分,只想着聊上一聊才好将话题引过来。

毕竟夫人们带着闺女串门子,那都是为着嫁娶之事,且这卫家三姑娘如今也十五六了,是该寻么女婿了。

只她们还未与卫夫人拉扯熟悉,那宋氏竟抢先了一步。

宋氏年轻利落,笑盈盈的凑到卫夫人身旁,问道:“卫家婶子,你别怪我多嘴闲问,三妹妹可许了人家?”竟似全然不知年初那档子事儿,且方才还是三姑娘,这会便成了三妹妹。

卫夫人如今领着女儿出来应酬,那图的确然是婚嫁之事,且她其实不怎么耐烦与人闲话。此时听到宋氏这般询问,心中倒也豁亮,便笑道:“三丫头自小得她父亲喜爱,也没急着张罗这事儿,是以留到了现在,还未定人家。”

宋氏正等着这话,闻言笑意便胜了几分,立时道:“我娘家有个姑表的弟弟,今岁十七了,也还没说亲。家世虽说不显,却是个上进的孩子,如今已是个举子,现在正在京城等着明年下场。”

这话说的有些谦虚。

宋氏的姑姑,那原也是淮阳侯府的小姐。

虽说淮阳侯如今不算鼎盛,便是家中长女宋氏嫁给邱家老二做不得宗妇,可毕竟是侯府的小姐,寻得女婿也定然非富即贵。

只是卫夫人确然不晓得宋氏的姑姑嫁的是哪一门,此时听她这般说道,面上便露出些犹疑。在座的夫人们少有不会察言观色的,几乎是卫夫人面上一顿,就有那伶俐的接口道:“便是浙江布政使家的公子。”

卫夫人闻言,心里松了口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