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惑时尚教父_分节阅读_8(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宁烈有些埋怨了:“你不是男人。”

邦德挑眉:“你满身的痕迹足以声明我是男人,而且很男人。”戏**的调侃着,“**鬼,你已经22了。”

“x,原来你已经是30的大叔了。”宁烈下**,赤身走进浴室,恒温的房间里,不怕会着了凉。

大叔?邦德的**角有些**搐,难不**他真的老了?

果然,年龄代沟是一个大问题。

宁德正的别墅非常的豪华,只是……当他们的车开进院子的时候,**到了冷清。这哪是人愿意呆的地方?因为冬天呢而枯萎的**草,三三两两的下人在扫雪,看见宁烈他们的到来,有些疑**。

宁德正听到了车声,惊喜的跑了出来,脸上的开心不言而喻。宁烈看着,眼底有些动容,这个人全身已没有了当日在宁**看到的高傲,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颓废了吗?

“你们……你们来了?”宁德正有些**动,双眼看着宁烈。

宁烈本想不予理睬,可是看见他期待的目光,还是不忍。

“**”冷冷的一个字,接着拎着邦德手里的东西,“呐,给你的。”袋子里不是高档的礼物,只是一件保暖的羽绒服而已。

宁德正忙打来,一件很简单的苍青**羽绒服,却是老人的心飞扬了起来,他**身上的西装,赶忙**上:“怎么样,好看吗?”像是吃了糖的孩子,问着旁边的下人。

这样子的老爷,他们是第一次看见,不禁好奇来人的身份。

宁烈觉得有些尴尬:“老头,**像个孩子好不好,你已经很老了,**……**的话就穿着呗。”

“好……好……。”宁德正红了眼眶,舍不得**,“这衣服是你买的?大**也刚刚好呢。”

“是**烈前几天降温的时候买的,还一直嚷着怕您不**呢。”其实,这衣服是邦德买的,作为设计师,他自然知道这件衣服是不适合宁德正,即使说了谎话,可看见老人愉悦的神情,邦德知道,这事对的。

宁烈撇了撇嘴,没有开口,此刻,他的想法是和邦德一样的。

晚餐的时光,比大**想象中的安静,即使是安静的,可这也是难得的安逸,宁烈勾起的**角,邦德知道他心情不错,而老人zs不用说了。

晚餐过去,宁烈并没有着急着回去,而是配老人在大厅里看了一会儿电视。

“我把正欧集团**份转卖出去了。”宁德正突然开口。

宁烈一愣。

“我知道,你不会**正欧集团的,我当年创造它的时候,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如今……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吧,人老了,想的也开了,当然,如果你愿意继承……。”

“不,你自己决定就好,我对你的财产没兴趣,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不过医生说过,你需要好好地休息,需哦一你的决定我很赞同。”宁烈分析道,钱再多,到死的那天**不完,还不是付诸东流,既然如此,够**就好了。

“**,我剩下了10%的**份给林洪。”宁德正又补了一句。

什么?宁烈诧异的看着他。

“不是想补救,只是那孩子在企划上有这方面的天分,所以我把正欧的xx部留给了他。”当自己有了孩子的时候,才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对别人的父母而言,又是怎样的**。

“随便你。”

父子间的隔阂慢慢的消失了,邦德看着,心,总算放了下来。

2月14日是西方的情人节,邦德是英国人,以前不注重这些,但今年是他和宁烈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身上有着**漫因子的西方男人,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日子,可是……邦德看着满桌的烛光晚餐,想着刚才的电话,恨不得将那个青年捉回来打。

刚才宁烈来电话,他说:今天有一场夜间的秀要走,忘记通知你了,抱歉。

抱歉……居然只用了抱歉两个字,难道他不知道吗?今天是情人节x,情人节、冷着脸,邦德坐在餐桌上,一个人默默地吃着。

而那边,宁德确实有秀,不过并非要他走,而是作为特约嘉宾,领着新人出场而已,新人是宁烈的工作室,预备栽培的一个潜力派**模,所以宁烈**自上阵。只是走了一圈,亚久离开了秀场。

出来的时候,接到上有很多情人节的广告,宁烈突然想起了男人有些不悦的声音,淡淡的笑了,那个男人……

广场上排着****的队伍,宁烈有些好奇,便走过去看了,原来是一个经销商的推销活动,推销的产品是灯笼,像船儿一样的灯笼,宁烈看着派对的都是男**,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是偶尔间,也能看到男男相伴。于是,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某个正在孤独解决烛光晚餐的男人的电话。

“我在时代广场的银流河畔等你。”只说了一句,宁烈便挂上了电话,等邦德回过身来的时候,赶忙又回拨过去,可是对方早已光机了。

会不会是故意开他**笑?

尽管有可能,但邦德还是去了。

情人节车狠堵,等邦德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那么**的一条银流河,邦德从上流找到下流,又从对岸找到便,终于在临近12点的时候,他找到了那个靠在树边的青年。青年含笑的看着他,盈盈眼**,是那么的温柔。

整条银流河的人已经少了。

“这条河之所以叫银流河,来自于牛郎织**的故事。”宁烈手靠在背后,走向邦德,“传说中的牛郎和织**被隔在银河的两端,77鹊桥相会的时候,他们才能见面,所以每到77,这条河的河身,会延什好几座的桥,让有缘的情侣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创造他们的**漫。但是今天不是77,所以没有桥。”宁烈说着,从背后什出手,手中是一盏船型的灯笼,灯笼上写着两个人的名字,“邦德,我把船放进银流河中,你去对面,如果你能在这满河的灯笼船中,找到属于我的那只,我许你一辈子。但是有时限,不能超过12点。现在……。”宁烈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时。

邦德只是这是一场游戏,宁烈随口的一场游戏,但是,他当真了。

他站在对面,手里拿着很**的网勺,他看着宁烈手中的灯笼船飘进了河中,但是……河中的灯笼船太多了,很快**合在一起,他根本分不清哪知是宁烈的。

看了看时间,是剩下20分钟,即使把河里的灯笼船一直一直的**上来,也来不及时间看的。邦德**的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河**,不是很深,最多到他腰间,在看了看对面的宁烈。

魅**时尚教父第41章

宁烈没看得清邦德的动作,只听见扑通一声,岸上的男人跳进了**里。心**地一跳,他**岸上看着河中:“**蛋,你**什么,快上来。”他几乎在吼叫。这么冷的天、可以想象这**有多冷,他居然……居然……,宁烈想着就觉得有气,这**蛋,这是在证明他**自己吗?需要用这种愚蠢的方法去证明吗?

“邦德,你给我上来。”

河**中,邦德寻着一艘艘的船灯笼,仿若没听见宁烈的话。

宁烈急了,他拿着手机的手在发抖,准备好时时拨打120。

咚咚咚……广场的时钟敲响了,情人节的**漫,即将退**了。

“时间到了,邦德,你给我上来,听见没有,你给我上来,否则……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这一次,男人听见了,他朝着宁烈的方向微笑,然后在宁烈站在的彼岸。

“你白痴x。”宁烈将邦德拉了上来,看着他全身滴着**珠,气的一巴掌打了过去,只是……手掌并没有挥上邦德的脸庞,因为男人身子一闪,向着旁边倒了下去。

“邦德。”宁烈不顾这冰冷的**会侵xx自己,他上前抱住了男人倒下的身影。

医院里

“你以为这是闹着**的吗?”头等病房里,青年铁青着脸,看着**上苍白着脸,正在掉着盐**的男人,男人松开手,微笑的看着紧张并担忧的青年,“你看。”

“看什么看,我没有心情。”宁烈又是一吼。

邦德朝着宁烈招了招手。

“我又不是****,你招手我就会过来吗?”宁烈沉下了脸,可脚步还是朝着病**靠近。

邦德拉起宁烈的手,将手中**巧的船灯笼**到宁烈的手中:“我虽然不是xx人,但是也听说过牛郎织**的故事,如今,你当真要许我一辈子了,对吗?”

声音有些虚,这是高烧的缘故,可是在宁烈的心里,却是涟漪万分。他慢慢的红了脸:“我又不是织**。”

“我也不是牛郎x。”邦德用一只手,将宁烈抱进怀里,“在河里的时候,我感受的到你的在乎、你的心疼,所以,我不会放手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