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部分阅读(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沈书辰一边在心里自我yy,一边很正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出门随时带着的名片,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认识你!这是我的名片。”

那金发丽人纤纤玉手接过一看,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良久才呆呆地道:“请问新任的中央军委副主席沈龙先生是你的什么人?”

沈书辰也是一愣,心想莫非这外国妞认识自己爷爷?那这就不好办了。沈书辰微微一笑,很绅士地道:“是我爷爷,不知这位小姐高姓大名?怎么会认识我爷爷的?”

那金发丽人“噗嗤”一笑,竟然站起身来,一下子扑到沈书辰身上,两条肤白胜雪、微带汗毛的柔腻胳膊紧紧缠住他的脖颈,性感的红唇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几下,腻声道:“原来真的就是你啊!”

沈书辰被她无比热情的举动弄得目瞪口呆,花丛老手此时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憋红着俊脸支支吾吾地说道:“请问你是?”

那丽人拉着沈书辰坐到沙发上,道:“这真的是上帝的旨意啊!没想到我能在度假的飞机上遇上恩人的后人。”

第215章金发美人

沈书辰听到她这么说,更是冷汗直流,语塞道:“能不能说清楚些?恩人?我爷爷救过你?不可能啊,老爷子最近这十几年都没出过中南海了啊!”

那金发丽人伸手抚着沈书辰的俊脸,道:“不错,你真的很英俊。我要嫁给你!不要回英国了。”

沈书辰更是那个汗直流,被惊得一愣一愣的,这也太快了吧,才刚见面就要嫁给我,难道外国美女的生活节奏都这么快的?当然,沈书辰知道这是有原因的,肯定跟老爷子脱不了干系,所以他不敢立刻色迷心窍地答应,继续谨慎地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和我爷爷扯上关系的?”

那金发丽人顿了顿,才继续道:“我叫维娜。玛格丽特。特蕾西亚,你可以叫我维娜。我爷爷是特蕾西亚侯爵,我四年前留学京都,曾跟着我爷爷拜访过沈龙主席,在你们家里的全家福上依稀看过你的照片。不过那照片上的你还小,没你现在英俊。”

沈书辰听到她启唇说出“特蕾西亚”这个姓氏时,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这特蕾西亚侯爵年轻时曾经是英军的一个军团指挥官,在二战期间受盟军指派到中国来参加军事会议,由于叛徒出卖而被日军包围,当时还是独立团团长的爷爷沈龙拼死救出来的,两人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战争结束后,特蕾西亚将军回到本国,但两家的情谊并未断绝,几十年来断断续续仍有联系。沈书辰听老爷子提过这件事很多次,那场战役是老爷子生平最得意之作,特蕾西亚将军也被老爷子引为知己,甚至还说到过要结个异国的儿女亲家,所以也就有了那个叫维娜的金发女子这般热情四溢的举动。沈书辰放下了警惕心,想到两家过命的交情,也不由得感慨世界是如此奇妙。两人像是相交多年的老友,絮絮叨叨地聊了很多,沈书辰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丽人竟然是自己的同门师妹,比自己小一届,也毕业于京都大学,而且还是中文系,怪不得国语说得这么好。两人聊着聊着,忽然,维娜一阵莫名的脸红,低声道:“辰,你怎么会躲在人家的包厢?是不是想打什么坏主意?你什么时候来的?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沈书辰心想本来老子就是来猎色的,谁知道碰上了世交,想到两人长辈的交情,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沈书辰见这大方热情的异国丽人流露出稀有的羞涩表情,不由哈哈一笑,恢复了先前纨绔花花公子的本色,一五一十地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说得美人儿更加羞臊,雪白的脸颊红得想要是滴出血来。“没想到你这坏蛋这么坏呢!”

女人都是一样,即便是国别的差距,原始的羞耻心还是有的。当维娜知道自己刚才忍不住自己动手的事情被这男人听得一清二楚,也羞得恨不得转进地洞里去。沈书辰低声调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要嫁给我吗?要不要我现在就满足你一下,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人还要做那种事,这是对一个男人尊严的严重践踏。”

维娜毕竟不是娇滴滴的中国女孩,听到这话不由得道:“你很厉害吗?比我们英国男人还要厉害?”

沈书辰嬉笑道:“是不是比英国男人厉害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话说你要英国试过几个男人?好像经验丰富的样子。”

维娜伸手捶了沈书辰一下,啐道:“人家以前在家里读书的时候有过一个男朋友,他是挺厉害的。”

说话间,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媚态横生,春意盎然。此刻她罗衣半解,露出里面如凝脂般的一抹酥胸,高挑丰腴的身姿,鼓胀饱满的胸脯,半遮半掩间更是风情撩人。欲掩还羞的羞涩;让她螓首半低;分外诱人。沈书辰低头继续道:“要不要试试看?到底是你以前的男朋友厉害还是我这个现任男朋友厉害?”

沈书辰自然知道欧美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对于性这回事没有严格的要求,随自然随天性,所以沈书辰心里也丝毫不介意,反正他自己的女人也多了去了。维娜显然对于刚刚认识的这个英俊中国男子还是没能完全放开,依旧有些扭扭捏捏,但比起先前的刘晨要好很多。维娜很早以前就被沈书辰和张晓兰“战斗”的号角声挑起了春心,虽然经过了一番自我抚慰,但这无疑是火上浇油,在离开男友来中国之后,她再也没有遇到一个能让自己动心的男人,久旷的却食髓知味的娇躯此刻早已经蠢蠢欲动,只是碍于矜持羞于主动而已。她飞瀑般的金黄色秀发零乱地披散着,两道细细弯弯的蛾眉下一双眼角略微上翘的碧蓝色大眼睛宛若秋水、情意绵绵,高高端正的鼻梁下两片樱唇厚薄适中、莹润鲜红。眼角含春,秋波暗送,一改平日端庄、贤淑、文静的形象,一副浪荡妖艳、风情万种的模样。沈书辰早看得心动不已,继续用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男中音挑逗道:“维娜,你真美,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外国女孩。你真要迷死我了。好鲜艳的红唇,真想尝尝是什么滋味。”

沈书辰肆无忌惮的情话接连不断,已经娇喘吁吁的维娜此刻根本就难以招架,只能更加媚眼如丝地看着沈书辰,心想这个英俊的男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在知道两人家族的渊源之后,维娜是潜意识里真的把沈书辰当成了自己未来的丈夫,所以根本就没想过要逃离这充满诱惑的香艳陷阱,反而想着越陷越深。此时,她淑女俏丽短款的可爱迷人吊带露肩装领口,肚兜式的抹胸完全掩盖不住那一对又白又大的玉乳,深深的乳沟,鲜红的乳尖微微袒露出在薄小的肚兜式的抹胸外面。两座小巧玲珑的玉乳宛如晶莹的玉碗倒扣;又好像是刚刚开放在春光中的娇嫩花蕾;其上的嫣红一点如豆,放射着让人头晕目眩的光芒,惹起郭毅强呼吸为之一顿。平滑如玉的小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丰盈的美臀,她的黑底白条纹蓬蓬裙两层短裙下露出两条白晰修长性感的玉腿,是那么浑圆平滑。一双雪白光滑浑圆饱满的细嫩大腿,因为一只手曾留在个中抚摸着自己神秘敏感花园的关系,黑底白条纹蓬蓬裙两层短裙处于半掀状态,满了挑逗性的紫色透明内裤早已被晶莹的花露染湿,隐约看到金黄色的花丛中有一道粉红溪流,潺潺的由粉红的幽谷中缓缓渗出,柔滑细腻的大腿内侧已被大量的爱液蜜汁弄得湿淋淋黏糊糊的,美好地带就展露无疑的呈现在沈书辰的眼前。沈书辰心想这欧美血统的女人果然身材异常火爆,暗叹月老垂怜,自己竟然会有这样意想不到的艳福。沈书辰轻轻站起身来,飞快而又熟练地脱掉刚刚穿上去的衬衫和西裤,一把拉掉内裤,很自然的站在维娜的面前。维娜顺着沈书辰那双充满跑男性魅力的毛茸大腿往上看去,一根坚硬得象铁棍一样的庞然大物,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根部丛生着乌黑发亮的毛发,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茎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龙头;看上去诱人极了,长长的挺立在她的视线的下方。维娜刚才虽然依稀的也看到过,但现在近在咫尺的伟大顿时让她觉得气血上涌,仿佛连气都喘不过来了,看着他的巨大的男性象征,心中想到,比以前那个男朋友的大得多了。一会,醒悟过来的维娜慌张的低下满面羞红螓首,心中狂跳不已,发现自己的双手还不知廉耻的摸着袒露的酥胸,按着敏感的沟壑幽谷。当即顾不得整理肚兜式的摸胸,就慌乱的拉紧淑女俏丽短款可爱迷人吊带露肩装的领口,掀下黑底白条纹蓬蓬裙两层短裙,从真皮沙发上滑落下来,屈腿而坐在包厢地上长羊毛波斯地毯上,不是她不想起来,而是刚刚不久前靠自摸到泄身的她还没从恢复过来。沈书辰偷偷地一瞄,看见维娜正用一双含羞脉脉、妩媚多情的大眼睛,娇羞怯怯而又敬畏地打量着自己的巨龙,他暗自好笑,趁势弯腰抓住维娜的玉手按在他的挺拔而立的巨龙上。维娜呼吸一顿,芳心轻荡,娇靥媚若娇花似的赧然酡红,没有接触过男朋友以外的维娜手都忍不住颤抖,闻到上面传来沈书辰和张晓兰交欢后留下的气息,而且她在这气息里,嗅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听到的激烈的战况。慢慢的她白皙柔软的玉手不由得握住了它,入手有一种灼热感和粗大坚硬的触感,一种异样的刺激涌向了春心荡漾的维娜的全身,她忍不住颤抖,一股暖流又从的花径中流了出来。“怎么样?我的好老婆,是不是比你前男友大多了?”

沈书辰揶揄地问道,粗壮的巨龙在她纤滑玉手的抚摸下忍不住抖了抖,很惬意地发出一声酥爽的叹息。维娜哪里还好意思回答,触电似的放开了沈书辰的巨龙,赶忙紧闭上美丽动人的大眼睛,芳心羞涩万般,喘息声越来越重。沈书辰回坐到真皮沙发上,一把拉起跌坐在面前的异国美人儿,拉着她坐到自己裸露的大腿上,一根雄壮的巨龙就这样紧紧贴在她软滑的小腹上。“维娜,我的宝贝儿,我都被你看光了,岂不是很吃亏吗?我也要好好看看你。”

说话间,沈书辰伸出手来,从背后拉下维娜吊带露肩装的拉链,再将衣服往前一扯,顺势将她的双臂从衣袖中拽出。

第216章异国风情

维娜的衣服显然是精心设计的,乳罩与上衣连成一体。双臂从衣袖中脱出后,胸前双峰也霍然弹出,在空气中活泼地颤跳着。维娜还没有反应过来,沈书辰便很熟练的迎上去,双手稳稳地握住了那两只他并不十分熟悉的梨形玉乳,嘴巴凑上前去,含住了玉乳顶上两粒嫣红的花蕾。维娜的乳,房在欧美人的标准中并不很大,仅盈盈一握,但形状漂亮,丰挺而富有弹性。在男人熟练的技巧撩拨下,花蕾很快鼓胀凸立,在雪峰顶上含苞欲放。“嗯……”

维娜浑身一颤,发出一声娇羞的地呻吟,敏感的椒乳传来一阵阵美妙的快感,让她忍不住伸手从颈后环抱着沈书辰的头。沈书辰大快朵颐地享受着异国风情带给自己的冲击,娴熟的抚慰着维娜久久空虚的芳心。他无所不在的挑逗让维娜原本就不坚定的矜持转瞬间消失地一干二净。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像极了相恋多年的爱侣。沈书辰的手伸到细若水蛇一样的小腰上,解开了不堪一握的腰肢上扎着一条宽得夸张的黑色蛇皮腰带,短到不能再短的超短裙在失去了仅有的束缚之后,此时早已滑落到腿弯之下,维娜显然也嫌它碍事,双腿轮番舞动,一下子将它踢到身外。现在,在她白腻光洁的胴体上,就只剩下一条薄薄的黑色蕾丝三角裤,还有一对肉色的长统丝袜。沈书辰身为花丛圣手,自然手段非凡。他要让这个迷人的英国小妞第一次就欲罢不能,以后就像自己其他的女人一样,再也离不开自己了。沈书辰的嘴唇离开了雪峰,慢慢地往下移动,经过平坦的腹部,来到了雪白的大腿上。他用嘴咬住丝袜的袜口,如同狗撕扯猎物那样,半趴在地上向下扯,光滑柔软的丝袜一寸寸地扯离被它包裹着的修长圆润的玉腿。十分钟后,沈书辰终于用嘴脱光了维娜身上所有的遮羞布。在他面前出现的,是一具比例完美的玲珑浮凸的女性胴体,尤其是正对着他的高挺鼻梁的桃源圣地,被一小蓬杂乱的金色小草半遮半掩地覆盖着,更显得诱惑异常。维娜显然从未有得到过男人这样的服务,早就被沈书辰迷得神魂颠倒,自然全部都由他为所欲为了。沈书辰注视着她的温软雪白的肉体,那肉体成熟而匀称,可以迷住全天下所有生理无缺陷的男人。沈书辰并不心急,他最喜欢温水炖豆腐,反正夜还长着呢!沈书辰很舒适地半靠在沙发上,一把拉过娇软无力的英格兰美女,两人趁势扭做一团,紧紧相贴着。此时维娜的头就枕在沙发背上,瀑布似的卷曲金发飘洒而下,有一绺耷拉在俏丽的脸上。她是仰躺着的,每一次呼吸都引起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两条曲线优美的白嫩圆润的大腿紧紧缠着沈书辰强壮的身体。沈书辰的头在她雪白的颈脖处肆意撷取着,一双手在那凹凸有致的妙曼娇躯上来回游走,时不时在高耸的雪峰和翘臀上停留片刻,又很快像鱼儿一样嬉闹着游开。维娜的前男友是个冲动的热血青年,哪有沈书辰这样的技巧和耐心,此刻她已经沉沦在沈书辰百战百胜的床技里,再无无法自拔。两人的身体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如饥似渴,她娇挺的乳,房紧贴他的厚实胸脯,体内的热血在沸腾,化为抑制不住的狂喜,仿佛决堤的洪水,将所有的踌躇和理智一扫而光。他们倒在了沙发上,温柔缠绵,谁也不说一句话,沉浸在一种只需要动作的澎湃激情之中。“啊!辰,我受不了了,快给我,我要你。”

维娜终于败下阵来,娇喘着粗气向沈书辰主动求欢。沈书辰知道第一次不能逗得太狠,再加上自己也胀得难受,自然不会反对。他拉着美人儿再次从沙发上滑落下来,俯身在长羊毛波斯地毯上压住美貌绝伦的英格兰靓女维娜那柔软若水的雪白玉体,低头吻住她的香唇。维娜娇羞万分地赶忙轻合美眸,秀靥羞红如火,但在一阵半推半就之后,还是羞羞答答、含娇带怯地轻分玉齿,让他的霸道的舌头闯了进来。他卷住她那丁香暗吐、娇滑羞赧的柔嫩玉舌一阵狂吻浪吮,同时,在维娜的配合之下剥夺下她身上的阻滞。在狂热湿吻的同时,沈书辰也没有闲着,他一手拉开维娜紧紧闭合的修长白嫩的大腿,挺着自己早已粗硬如铁的分身,老马识途般勇猛地刺进女人秋草掩隐的桃源蜜穴。“哦!好深!辰,亲爱的老公,你轻点,有点疼!”

一杆到底之后,维娜显然对沈书辰异于常人的粗长有些不适应,忍不住娇声求饶起来。沈书辰只觉洞里宽敞潮湿,通道非但有着不输给亚洲女人般狭小紧迫,更热力逼人,泛滥的蜜汁如同地底奔突的熔浆般,灼热得让人窒息,沈书辰也忍不住一声沉闷的嘶吼。一上来沈书辰并没有像个初哥一样无脑地冲顶,他爱抚着她酥胸柔嫩的肌肤,罩住那片软玉温香,拇指挑逗地拂过坚挺的乳尖。在她的粉颈上洒下热吻,伸舌轻舔过她滑腻的肌肤,龙头顶住蜜洞深处柔腻的软肉摇摆屁股,她只能不停的配合着沈书辰,她娇喘着呼出甜美的气息。沈书辰搂紧她无瑕美玉般的娇弱胴体,微倾下身覆住她灼热的唇瓣。舌头探进芳香的唇齿间挑逗翻搅,勾引缠绕她芳香甜美的丁香小舌。紧箍着她的纤腰,托着她的后脑勺狂吻着。手沿着她身上的婀娜曲线挑逗的游移着。探向丰腴的酥胸,揉弄敏感的饱满乳峰柔滑的肌肤,这几次的热烈缠绵欢爱让维娜沉溺在沈书辰的爱里无法自拔,羞赧的伸长皓臂环上他的后颈,努力将白皙娇躯和娇艳红唇与沈书辰紧密贴合。沈书辰紧握着她娇弱的纤细玉腕,缠绵热情的热吻后捧着她洁莹的脸蛋,紧紧的拥住她发烫的莹白娇躯,维娜勾起皓臂紧攀着沈书辰的背热切的反应着他的吻,沈书辰的头埋在她丰腴的胸脯上嗅着甜美的乳香。维娜轻颤地搂紧他深埋在白皙酥胸的头,发出期待爱怜的娇喘:“嗯……啊……哦……”

呢喃着对沈书辰的喜欢。沈书辰吻住她诱人的红唇,捧着她滑嫩白皙的脸蛋,凝望着她的水汪汪的碧蓝色星眸,她含羞又兴奋的娇容挑动沈书辰的欲望。沈书辰俯身吮含颤抖的乳尖,迫不及待的在湿润的蜜洞里挺耸巨龙,吻着她如玉般白滑的酥胸,更猛烈的冲顶。维娜从来没想过一个亚洲男人在这方面竟然能给她带来这样震撼的快乐,她已经从心里屈服,再一次坚定不移地要做沈书辰的妻子,这样她才能在以后的每一天都名正言顺地享受每个女人都无法拒绝这样的快乐。维娜温热的洞穴紧紧包裹住了膨胀的分身,挺动着丰腴的雪臀,一上一下地不停耸动。沈书辰感觉到全身的神经倏然绷紧,血流加快,抑制不住的兴奋令他猛地伸出手,攫住了女人胸前那两只上下颤动的娇挺,配合着下体的耸动,揉捏搓捻,一阵轻薄。维娜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一方面是因为全身不停的运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男人魔手的挑逗。她觉得浑身无力,索性贴到了男人身上,双手抱住男人的脖子,秀发披散,如醉如痴,任由肉棍儿在体内横冲直撞,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吟叫:“嗯……好……好厉害……顶住我的子宫了……噢,受不了啦……”

就在她全身虚软几乎晕厥时,龙头猛然一击撞进花径的最深处,在她娇柔的求饶声中停止抽动。沈书辰扳过她娇腴的身躯,啄吻着她的粉颊。“嗯……”

维娜满心甜蜜又无限羞意的轻嘤着偎在沈书辰胸上,幽幽道:“你……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啊!”

沈书辰捧起她的脸蛋,吻上她的红唇,嬉笑道:“怎么吓人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