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城(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云惠与宋氏一前一后的走到胤禛跟前行礼问安。值得您收藏。。胤禛点了点头,两人便侧坐在他身旁。对于宋氏抢先一步挨坐在胤禛身旁,云惠也未于其计较,这般场合如若真的起了争执,哪怕自己无错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一旁伺候的高徳庸都感到自家主子爷周身的‘寒气’越来越重,不禁心里打了个哆嗦,一边埋怨宋格格的‘不识趣’偏偏要插在爷跟马佳格格中间,一边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觉得马佳格格性子不免太‘绵软’些。

顺便心里还不免要‘佩服’一下宋格格,这般坐在主子爷身旁还能端着笑的伺候主子爷,给他倒酒,呵呵!没瞧见主子爷脸上都黑了么!心可真够大的!

对于高徳庸的‘心里活动’宋氏自然是感觉不到的,虽然心中发怯,但这种场合,自己怎么能让马佳氏抢了先!如若让自己跟她换了位置,岂不是直接证明自己在府里就是个不得宠的,那般自己可真真的没脸见人了,何况…只有离着爷更近些,才能表现给爷看,自己也是好的。

虽说爷如今脸色不太好,可也未开口让自己起身,换她来坐,如此宋氏也暗自给自己打了打气,笑着给胤禛倒酒。又见他未反对,心下的大石总算是落了地,就说嘛,爷怎么会不念及情分,当众给自己没脸,这般脸上也显出几分得色来了,看向自己身旁的云惠,眼中也流露出几分嘲讽来。

平日里,你再怎么献媚于爷,到了如今这般大场合还是要有个先来后到,尊卑之分的!

当然了,宋格格自然也不敢仔细打量胤禛,自然错过了自己给他倒酒时,胤禛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烦’,否则也不会‘继续找死’‘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给云惠‘上眼药了’!

对于云惠的‘谦让’宋格格自然不会领情,微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坐在诚郡王身侧同样给其满酒的田侧福晋,计上心来,宋格格并未放下手上的酒壶而是侧过身又替云惠倒酒,脸上则是带着几分歉意道“妹妹,刚刚是姐姐的不是,只是按身份,田姐姐毕竟是诚郡王府的侧福晋,如此姐姐也不好替妹妹说项,这杯酒当姐姐向妹妹陪个不是,咱们姐妹之间可万万不能生了嫌隙,让外人瞧了笑话呢。”

云惠愣了下,心下也算是明白为何宋氏会混得如今这般,如若继续这般无脑的下去,她与爷的‘往日情分’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其败光了!

用不着云惠开口说什么,胤禛此时已经放下手中的酒杯道“宋氏身子不舒服,高徳庸送她回帐休息。”

“是,宋格格您请吧。”

宋氏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这不是真的’‘我是在做梦’‘一定是幻听了’的神色。好在还有着几分理智,知道不能在这种场合闹起来,否则别说是被爷厌弃了,一个不好怕是要小命玩完,只是实在是想不通,不该是这样的啊!

难道不应该是爷恼了马佳氏这个贱人,怪她丢了自己的脸面与诚郡王的侧福晋起了嫌隙给自己惹麻烦么!为何要发作自己!

宋氏本想张口再说几句可转头看向胤禛那张已然‘黑’的不成,冷厉的双目,不禁打了个哆嗦,有些茫然的随着高徳庸走出了主帐。

“宋格格,主子爷那边离不开奴才伺候,奴才就不送您进去了。好生伺候你家主子。”后面一句话自然是冲着宋氏身后已经害怕到忍不住打哆嗦的芸曲说的。

“是…是…奴婢晓得。”芸曲有些结结巴巴,一脸惧意,身上还打着哆嗦回到。

高徳庸见状,不仅蹙眉,自己有这么可怕么!至于把这个小丫头吓成这样么!哼!还真是什么主子配什么奴才!一样的不讨喜!

待高徳庸离开后,宋氏才缓过神来……在芸曲小心翼翼的搀扶下走进帐内,转过身就甩了芸曲一个嘴巴。不等芸曲疼的叫出声来,上前便把手中已经被自己攥得不成样子的帕子塞进她的口中,上去又踹了几脚,从头上拔下来细细的发钗,死死的摁住芸曲满脸狰狞“贱人!贱人!贱人!”

待宋氏发泄一通后,芸曲已经被折磨的摊在地上浑身颤抖,起不来身了。

见此,回过神的宋氏不免也有些后怕,如若让爷知晓自己这般,定然会认为自己狠毒,更加不喜自己了!那样,自己还有什么出路。

想到此,宋氏半蹲下身来看着半昏迷的芸曲,除了脸上的伤明显一些,身上的伤又不会出血自然不会被人发现,想必就算是为了她老子娘,她也是不敢张口瞎说的!随即脸上带上几分怜意来“好丫头,刚刚我是疯魔了,让你吃了苦头,趁着现在天黑了,你去给自己煮两个鸡蛋好好敷一敷脸,对了,去我箱子里把那半根山参拿出来熬个参汤补一补身子……”

良久见芸曲并不起身,宋氏心下暗恼,声音也高了几分“怎么!你这做奴才的,还心生怨气,怪主子我了!”

听了这话芸曲咬了咬下嘴唇,挣扎的起身,声音虚弱道“奴…奴婢不敢,奴婢刚刚是…起不来,奴婢知罪,奴婢求主子饶恕。”

“哼…下去吧。”宋氏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芸曲颤颤悠悠的走出宋氏的帐篷…每走一步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疼痛…浑身都痛。

“这不是芸曲姑娘么?您怎么没跟宋格格去住帐?呀!芸曲姑娘这是怎么了?”

小林子忙上前两步扶住马上就要摔倒在地的芸曲,这离近了一看不仅有些傻眼,心里也产生了说不出来的疼痛!只见芸曲脸色惨白,额头鼻尖都冒着汗珠子,一侧脸颊则是肿得老高,一看就知道挨打了,而自己扶住她时,只见其倒吸一口气,定然是身上也伤了,此时心里心疼又着急的小林子,哪里顾得上什么男女有别,何况自己是个无根的人,自然不避讳的掀起云惠的衣袖看着那青紫,皮下更是渗着血丝…惨不忍睹的手臂,眼睛不仅红了起来“那个毒妇!这给多疼啊!”这声音竟然也不禁有了哭腔。

这般,芸曲愣了愣…心中更是悲凉。

原先家里得知自己挨打了,也是心疼的…可更多的则是怕自己连累了他们,一再而再的让自己多忍忍,还说等忍到了年纪配了人就好了…就连自己的亲娘,再给自己上药时也是一边哭着一边让自己万万要忍住了,不要连累了家里。

这样纯粹只是心疼自己人,自己今个才算是遇见一个…脑海中又回想起那日他满头大汗帮着自己装车的样子……哪怕他是个无根的太监,可这一刻,芸曲心里清楚,她是把他放在心上了。

小林子扶着芸曲到了没人的地方,又嘱咐她别乱跑,一会儿就气喘吁吁跑了回来塞给芸曲一个烤鸡腿跟冒着热气的白馒头,还有一个包好了的鸡蛋。有些傻气的冲着芸曲笑。

如此,芸曲心里便是更加的感动,他在马厩干那样的苦差事,哪里有什么机会吃到荤腥,恐怕是花了大力气又舍了不少银钱换来的。

……

天阶夜色凉如水。

草原的夜空无疑是美的,美的震撼心灵,好似伸开手便能摸到那星辰一般……

从主帐出来,云惠跟在胤禛身后,对于席间发生的事儿,云惠此时也不免有些摸不到头脑,既然遣退了宋格格,那定是不会恼了自己的,为何从席间到现在都不与自己说话,这般气氛下,云惠自然也是不敢开口的。

都说女人的脸是善变的,可男儿!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你是哑巴么!”

走在前面的胤禛突然停下脚步,云惠险些撞了上去,好在身后跟着自己的绣儿眼疾手快的拉了自己一把。耳边传来胤禛的斥责声儿更是让云惠有些不知为何。

看着一脸迷茫的云惠,胤禛现如今是有火不知道往哪里发!有些话,傲娇的胤禛自然不可能轻易说出口的,难道还要爷主动去问你是不是受了委屈!难道不应该是你主动跟爷诉说委屈,然后请爷给你做主,给你拿回场子么!不知趣&!--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