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梦】 15(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1723570988

字数:2568

20200316更新14-16

十五

第二天醒来,阿姨蜷缩在我的怀里,看着她的睫毛微微的抖动,我知道她已经醒来,我拍了拍她丰腴的屁股,“啊,小格。”她惊叫的睁开眼睛,然后不好意思的笑着,看起来文静秀美,和昨晚饥渴淫乱样子判若两人。我笑着亲了亲光滑的脸颊,“近两三个月我都会在这里给工作,阿姨,这个房间长期给我使用,你可以经常过来。”她听懂了我的意思,害羞的点了点头。

用过早餐以后,我找到了白勇军,“白会长,你是知道的,华哥要求我们绝对保证服务器安全,昨天的防火墙虽然测试通过,但是还是有些小问题,需要配两部台式电脑。”我递给他一张纸,“这是需要的配件,麻烦你安排人买回来,我这过两天过来组装。”白勇军爽快的说,“没问题,配件品牌一定买最好的!”我笑着说,“对,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我谢绝了白勇军的好意,和阿姨约了一台网约车,和阿姨一起回到学校,她先下车走了进去,我过了一会进了学校,看着忙忙碌碌的同学们,感觉和他们有了很大心里差距。在这短短的几个月的经历,同学们可能还在为了以后赚取过多金钱,起早贪黑的努力,但是我呢?钱对我来说,只是一堆数字工具,看着他们嘻笑打闹,只是几个月的的时间,在我感到是好笑的幼稚。

由于阿姨已经给我请了假,晚上,我可以不用留在学校上晚自习,下午放学后,我回到了家,我的突然回家,让妈妈感到很是惊讶,“木头,你不会是在学校犯了什么错误吧?”我郁闷的说道,“妈,你的想像力真丰富啊。”突然,我发现妈妈好像烫了个头发,以前笔直的黑发,变成了熏红色的小波浪。“咦,妈,什么时候烫了头发?”妈妈说,“有一个月了,个小没良心,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我想了想,的确是有一个多月没回来了。

还是妈妈做的饭好吃,会所做的是不错,吃多了就是哪个味道,学校的食堂是垃圾,妈妈做的味道就是棒,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饭,妈妈脸色满是慈爱。

吃完饭后,妈妈切了一些水果,我们坐在客厅里一边吃一边聊,“嗯,妈妈,好久没有看到爸爸了,他还好吗?”听到我提起爸爸,妈妈神色不自然起来,“不就是哪个样。”我眼睛盯着电视吃着水果,看着电视里的财经资讯,“哦,前段时候感到你工作特别的忙,现在好些了没有?”妈妈说,“啊?工作?哦……”正在这时,妈妈的手机响了,妈妈拿出电话,看看手机屏幕,脸色一变,走进了房间。

我奇怪的看了妈妈一眼,专注的看着电视,记得de国家,一位资深的黑客说过,“一味地黑掉xx网站,只是爬虫级别黑客,顶级黑客应该关注实事、把握财经脉搏”对这句话我是深以为然。

每周两个半小时的财经资讯播完了,我狠狠伸了个懒腰,把电视机关掉了,就在这个时候,妈妈卧室的房门打开,妈妈只穿着黑色胸罩和黑色内裤,走了出来,她径自走到厨房,高大白皙的身材,在灯光下那么的妖艳,肥硕的臀部,随着步伐,荡起一层层的肉波,微红的大波浪发梢,抚动在如刀刻的雪白后背上。看到这里,我的心一阵狂跳,肉棒瞬间就硬了起来。妈妈在厨房喝完水,转身看到呆若木鸡的我,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木、木头,妈妈以为你在自己的房间里。”说完,快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雪白丰满的胸部击打着可怜的黑色胸罩,更是击打着我的心脏,好一会后,我才缓过了神。

自我成年以后,第一次看到妈妈接近于裸体,原来妈妈是个身材这么好的女人,对!以成年人的眼光,非常性感的女人。非常完美的女神!缓过神后的我感到我的肉棒硬的发疼,随着我的心脏跳动,肉棒也跟着一阵阵的跳动着。

回到房间后,好长时间,肉棒才慢慢放松了下来。洗个澡把,正准备脱衣服,忽然摸到了白勇军给我的那张卡,心一动,我上网来到银行卡所属银行主页,输入卡号查了一下,有两百w,我笑了笑,直接把钱划到我专用的境外账户上,这几年陆陆续续的赚了八位数了,存着吧,等我大学了,可以作为启动金用。

第二天,我起来时,妈妈已经走了,上班了?可能昨天的事,妈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吧。呵呵,可能这段时间我没有回家,妈妈习惯了一个人在家,不怎么注意穿着吧。

华哥那边的事告一段落了,我这边这几天要考试,然后就放暑假了,这几天不用长期在机房,安安心心的在学校待着吧。

再次看到曹老师,还是让我感到非常的诱惑,特别是现在天气慢慢变热,曹老师一套灰蓝色小西装,踱着步伐的时候,饱满的胸部,仿佛要从衣服里面冲出来。真是很奇怪,曹老师个子并不高,应该一米六不到,为什么有这么夸张的胸部,而且,又将胸前打湿了。一堂生物课下来,我可怜的肉棒一直硬着,直到下课了曹老师离开教室。

中午刚刚放学,许涛妈妈急着过来,“穆格,校门口有人找。”我听后,来到校门口,是会所的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瘦高男子,好像有点面熟,“你好,我是会所后勤部的,我叫黄海。”我笑着说,“你好!”黄海说,“昨天你给白总的清单,我都买到了,但是这个eksr接驳器没有买到,白总让我问你,会有影响吗?”

eksr接驳器是非常冷门的设备,不是骨灰级的都不知道,而且是需要手工焊接在主板位于进线电源处,起到绝对的过桥分析作业,一般人真的买不到,我沉吟了一会,对黄海说,“这样吧,你去买是买不到的,我现在直接去省城购买。”黄海很不好意思,“我驾车送你去省城。”我摆摆手说,“不用了,坐城轨去,可以晚上回来,驾车还必须明天才能回,你赶紧送我去火车站。”

在去火车站的路上,我在手机App买到了来回的票,现在去火车站,刚好等二十分钟就可以上车,但是回程票只有二十点的空余票了。正好买完设备去看看老爸。我在心里盘算着。

到了省城电脑一条街,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都十六点半了,我加快脚步,免得店铺下班关门白跑一趟,我熟练的来到一个专卖广电设施的小门面,“老板,还在魔兽在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到了,二十多岁的迷糊男子抬起了头看着我笑道,“哈,f队来了,来来来,搞几局吧,好长时间没有和你组队了。”这个老板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去年来这闲逛时,看着他玩魔兽,就和他组队一起玩,挺有默契的。“不了,还得赶回去了,给我来个eksr接驳。”

“好勒,只有你用在电脑上,一般人只是把这设备用在广电房方面。”迷糊哥说道,我笑着道,“你忘了,还不是你告诉我的。”迷糊哥呆呆将设备递给了我,“哦,好像是我告诉你的。”我笑着摇摇头,将钱给了他。

去年有一次我来这条街选过桥设备,正好逛过来看到他神情激动的叫喊着打魔兽,我随口指点了两句,后来他热情邀请我和他一起玩,我们组队搞了几局,却意外发现默契感十足,他兴奋的要我继续玩,我说要去找过桥设备推辞,结果他就教了我使用eksr的方法。买了个回去试了一下,果然是超级棒。

拿到设备后,我和迷糊哥组队搞了几局,虽然很久没有组队,默契感还是和以前一样,看看时间,快十八点了,我赶忙和迷糊哥告别,拦了出租车赶到爸爸公寓。

快到了我才想到,没有告诉爸爸我要过来,不知道他在不在家,算了,已经到了,先上去,如果不在家再打电话。我摁响了门铃,门开了,“木头!”爸爸惊讶的说,“你怎么来了?”他往我身后看去,“一个人来的?”我亲热的叫道,“爸,我来电脑城买个设备,一个人来的,我妈还不知道我来,我也是临时决定过来的。”快两个多月没有看到爸爸了,感觉他好像憔悴了很多。

“老穆,是谁呀?”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一愣,爸爸神色变换了一下,“哦,是木头。”身后转过来一个艳丽的女人,“馨姐?”我惊叫道,这个女人是妈妈的好友张馨。“你怎么在我家?”我奇怪的问道,张馨娇笑道,“我过来看看你爸呀。”爸爸脸色一沉,“住嘴,张馨!”又看着我说,“吃了吗?爸爸带你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我茫然的随着爸爸走下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