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买碟(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笑文决定在她家住了,使听雨格外高兴。她笑呵呵地将笑文领到以前姐姐住的房间,说道:“你住这里怎么样?”

笑文当然知道这是谁的地方,回想起听雪,心里不免发酸。当年,他也在这个房间里住过的。嘿,事过境迁,一切都变了。自己已不是她的男人。

听雨微笑道:“你坐了一路车,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笑文看看天色还早,说道:“不累,我出去转一圈,顺便买点菜回来。”

听雨笑道:“那我就不陪你了,我昨晚没睡好,要睡一会儿养养神。你一定要记得回来呀,不然的话,我会亲自出手抓你回来。”

笑文嘿嘿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很自觉的,尤其是家里有美女的地方,我会忍住不回来吗?”

听雨一脸娇笑,把他送到门口,望着他下楼了。她的心里象蜜一样甜,一想到他终究还会走,还要回他家陪伴他的女人,心里又有点发苦了。

笑文出了门,坐线车到了秋林、松雷一带。这一带的人行道上人特别多,多以中青年为主。这一片儿空气中飘着浓郁的鸡排味儿,有一个小摊位,生意特火。想从那里买东西,得耐心排队。旁边的一家是个音像屋,为了做广告,他们将一台大电视隔着玻璃面对外界,此时,屏幕上正有三个女生唱歌。相貌各有特点。一个象小子,声音好粗,不细看不以为是女性。另一个年纪很小,圆脸,戴个眼镜,象个中学生。第三个看着挺漂亮,特有女人味,带几分沧桑感,使人爱怜。

笑文暗暗叫好。这才是女人,具有女性气质。如果我娶老婆的话,一定娶这样的。怎么她不大爱笑呢?是不是肩上的负担太重了?

当她们唱歌时。他仔细聆听,发现这个美女的声音高得让人吃惊,有响遏行云的气势。他站在路上,对着屏幕。忍不住鼓掌欢呼。因为他也是懂唱歌的,他能听出来,她是当巨星的料子。拿她跟陈鱼比的话,相貌不如陈,但声音条件则过之。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象这样又美丽,唱功又好的姑娘实在不多。这时一个小姑娘来到他身边,问道:“大哥哥,你在为冠军叫好吗?”

笑文看了一眼打扮入时的小姑娘象个初中生。回答道:“是呀,那个长发美女好棒。”

小姑娘嘻嘻笑了,指着屏幕说道:“你说错了,长发的不是冠军,那个才是冠军。”说着对那人连连点几下。这下使笑文惊奇,原来冠军不是自己喜欢的美女,而是象小子的那个小女生。

笑文不由地笑了,说道:“这不是有病吗?评委看来都没有长眼睛,也没有长耳朵。如果我要娶老婆,嘿嘿,就算打死我,我也不要这个假小子。”身边的小姑娘哼了一声,扬了扬下巴,说道:“现在的小女生都喜欢这种类型的,你懂得什么呀?”

笑文一笑,说道:“男人们不会喜欢她的。”说着向西大直街方向去了。一想到要娶老婆,若娶这样的女人,他就有点恶心。转念一想,人家长啥样,与我有什么关系呀?自己想娶人家,人家还不肯嫁呢。

他在前边的道口向北一转,奔车站方向而去。他走在人行道上,一边迈步,一边观察着这城市的面貌。周围尽是高高低低的楼群,纵横大街小街上车流如海。车的跑动,带着一股大风,这大风分外是一种节奏,仿佛城市的脉搏,跟小镇完全不同。自己在这个城市住过多年,始终不能融入其中。谁知道这是什么道理呢?

当他走到离永华地下商场还有几百米时,旁边的停车群里的过道上走来一个男子,小声问道:“哥们,要生活碟吗?都是最新的。”

笑文笑了笑,没理他往前走了。前边接连出现几个这样的小贩子,笑文都没有理,当又一个小贩子出现时,笑文犹豫着停步,问道:“多少钱一本?”经过他们的‘骚扰’他有点动心了,心说,买回去几本,给老婆们看看,也增加点情趣。

对方是一个三十五六的男人,黄脸,一脸的世故,手里拎着旧包。见他有意,脸上立刻有了让人温暖的笑容,他说道:“七块钱一本,随便你挑。”说着将笑文引到路边的栏杆下,轿车旁。

笑文瞅了瞅他,说道:“五块钱一本吧。”

那人很爽快地回答道:“行,哥们来几本?”说着提起包打开,里边一大叠光碟。他有意将碟片分开几个缺口,让笑文看清面上的暴露图象。

笑文瞅瞅周围,说道:“有韩日国家的,拿四个瞧瞧。”

那人连忙找出六个来,说道:“这都是最好的,最新的,最精华的。哥们拿六个吧。”

笑文嗯一声,一边掏钱,一边问道:“你不会骗我吧?”

那人嘿了一声,说道:“我天天都在这片卖碟,如果我骗你,你可以来找我。”

笑文没出声,交了钱,拿过碟,随意一翻,看上面都是黄种人的裸体,也就放心了。他将碟揣好,正要走时,对方提醒道:“车站乱得很,小偷特别多,可得加点小心。”

笑文说声‘谢谢’,便继续走路了。他心说,这人心眼还不坏。既然车站乱,那真得注意点。谁要敢掏我的兜,我剁掉他爪子。

他接近地下商场时,望了一眼远处车站的高楼。楼顶那个圆圆的大表盘非常悦目,象在清清楚楚地告诉人们,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见自己跟车站之间的几条横道人车密集,估计过去得费不少时间,顺脚下了台阶。这是地下商场的入口。他想从此到车站也是一样的。他想溜达到车站,再到‘道里’走走,就返回去。

进入地下商场,只见小摊相连,无穷无尽,望不到边。他东张西望,愉快地溜达着,想着给听雨买点什么东西回去。在人家住可不能白住,就是不拿钱,也得表示一下谢意。

正走着呢,后边冲过来一个人,说道:“你给我过来。”笑文一回来,见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身穿西装,长脸短发,挟个小皮包,一脸的深沉,象个有身分的人。

笑文审视他几秒,说道:“你在叫我吗?”

那人说道:“就是叫你。你刚才买什么了?买了几本?”声音充满冷气,象寒风一样。

笑文心里轰地一声,感到不好,难道出事了吗?他强作冷静,微笑道:“没买什么呀。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你是谁呀。”

那人冷笑两声,说道:“我盯了你半天了,看得很清楚。你跑不了了,我们的人把各个出口都封锁了。来吧,你跟我走吧。”说着转身就走。

笑知道要坏事,想不到第一次干这种事就挨抓,真是倒楣,他鼓足勇气跟他后边。这个时候的笑文,象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老实,心直往下沉。他心说,让家里老婆知道自己出了这事,不知道怎么鄙视自己呢。

那人领着他没走多远,从旁边一个衣服架后边,又转过来一个男人,是个三角眼,也挟个包。他跟短发说道:“李队长,抓住了?”

短发回答道:“嗯,通知局里,把警车开过来,这小子不太老实。”

三角眼斜了笑文一眼,阴森森地说道:“带到局子里一顿收拾,不老实的也老实了。”说着跑到一边打起手机来。

一会儿上到地面,向东走去。二人一前一后,象是押犯人一样。没走几步,他们又一个同伙凑上来,三人一阵耳语,眼睛都盯着笑文,象是猎人盯着猎物。

笑文被盯得惴惴不安,心道,这下完了,身败名裂,不但要罚款,还得臭名远扬。我真是该死,买什么那东西呀。这回损失大了。我怎么化解一下呢?

走了一会儿,来到人少处,笑文停步,说道:“三位大哥,咱们私了吧。我拿钱,你们放我一马。我心里一定记得你们的好处。”

短发狞笑着瞅瞅他,说道:“一本罚一百块钱,你掏钱吧。”

笑文苦笑道:“我那有那么多钱呀,我只有三百。”

三角眼骂道:“妈的,这几个钱怎么够呀?不行不行,没钱是吧,打电话给你家,赶紧拿钱来。不然的话,公事公办。”

短发见笑文脸有惧色,嘿嘿一笑,说道:“三百就三百吧,算你幸运。我们哥三个也不是没有人味的。”

笑文听了,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他心说,三百块买个平安,这钱值呀。因此,他痛快地掏出三百元递过去,象是把晦气送走一样。可他哪里知道呀,好戏还在后头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