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 7)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距离天刀宋缺陨落已过三天,而寇仲也失踪了三天。

虽然天命教在南方势力庞大,但要追查的人都是当今,谁怕你啦!

说罢,眼波却柔媚起来,风情万种的瞄了边不负一眼,娇笑道:就算是怕

,也是怕师叔你会什么却不好意思说出口来,娇哼一声,但双手却主动环

绕到男人的背后紧抱着,算是回应了。

温存了一阵子,婠婠轻叹道:以前总看不起派中那些淫荡的女子,只是没

想到,这闺房之乐竟是会让人如此流连。

俗话说通往女子心灵的道路是xx,婠婠此时是真的开始向边不负敞开心扉

了。

只是,在这不经意的真情流露后,意识到说漏口的婠婠一呆,然后看到压在

自己身上的男人一脸戏谑的似乎想说什么,便连忙用手堵住男人的嘴巴,恶狠狠

的道:不许说,什么都不许说!不然婠儿以后都不理你了!

又打闹了一阵,边不负才把软垂下来的xx从婠婠一片狼藉的xx里拔出来

,坐起身子。

而婠婠则柔顺的爬过来,乖乖的张开小嘴把男人的xx含入,轻轻的舔扫着

为他清理。

看着身下那娇俏的可人儿,边不负只觉得对未来的一切又充满了信心。

这次真是大意了,但从现在开始,我将重新端起刚穿越时那如履薄冰的心态

,看看这苍茫大地,究竟是谁主沉浮吧!又过了半天,天命圣王的舰队终于回到

了根据地江都。

岸上满是前来迎接的官员与早就筹备妥当的仪仗,虽然边不负对这些繁文缛

节不胜其烦,但却是避免不了的。

突然,边不负心中一动,登岸时暗运内力,面色苍白起来,还吐出一小口鲜

血。

看见王上吐血,跪迎的官员大惊失色,又忙乱了一阵子,边不负才跟着王后

单美仙回宫。

只是这吐血的情景,却是被许多人看到了。

哼,老子早已伤愈的消息可不能泄露出去。

让胡教以为我还处于重伤之中他们便会降低戒心,方便以后的行动。

边不负他们直接进入后宫,来到一处偏僻的密室内。

却见密室的床榻上静静的躺着一个女子,赫然便是阴后祝玉妍。

此时的祝玉妍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只余下极其微弱的呼吸,一动不动的跟

死人没什么区别。

单美仙凄然道:娘亲她受伤太重,只有进入这种假死的状态中才能保住最

后一线生机,呜呜……

跟在身后的婠婠看见亲如生母的祝玉妍这副模样,连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床前

,呜咽着喊了一声:祝师……

眼泪便如断线珍珠般不停的掉下来。

边不负面沉如水,走上前去把手探到祝玉妍的脉门,仔细体察着她身体的状

况。

一边检查,边不负一边皱起了眉头,祝玉妍的状况可以说是恶劣无比,多处

经脉断裂,体内更是有着几股异种真气纠缠破坏,倘若不是祝玉妍本身功力深湛

绝对撑不到现在。

边不负暗运长生真气,向着祝玉妍身体内输送,但她体内的异种真气却无比

的诡异,竟如同蜘蛛网般紧紧的缠绕在各处经脉末端,连一向无往而不利的疗伤

利器长生真气都无功而返。

是谁打伤祝师姐的?美仙你把当日的情况详细说一遍。

边不负沉声问道。

单美仙稍稍控制了一下情绪,讲述道:当时是赵德言突然出现偷袭我,幸

亏娘亲发现及时阻挡。然后赵德言逃走,娘亲已料到可能有陷阱,便带同派中高

手一同追剿,同时通知禁军出动包围。无论如何,赵德言总不可能藏一支军队在

扬州附近,只要被大军包围他便插翼难飞。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声音转冷,恨声道:只是,没想到赵德言竟和域外的

大明尊教搅在了一起,更没想到荣凤祥、席应和杨虚彦会临阵叛变,而禁军迟迟

不到,单靠我们一派之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呜……娘亲一人拼命抵挡大明尊

主与善母及赵德言的围攻,被大明尊主的魔功重创;而辟守玄师叔则在混战中被

杨虚彦偷袭,含恨而死……呜……

边不负皱眉道:荣凤祥那三个人我也知道可能会靠不住,所以军政大权根

本没交给他们。就凭他们如何能迷惑得了留守的虚行之?难道沈落雁真的背叛了

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