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富有经验的男人,知道瓜熟蒂落对于女人的意义所在。对付女人的诀窍,就是实现女人从“我要你”到“你要我”的转变。

“烂鱼头”充分运用一个男优对女人肉体的了解,让他的配戏对手燃烧,引爆,膨胀,当他如期完成他的对女人的隐秘的激发,实际上把女人做熟搞大,她成为一个黑洞,希望把男人吸进,她像一个熟透了果实,迫不及待地渴望融进男人的大地。

面前的这个女人,被“烂鱼头”激发,春情荡漾,下身像被炽热的钢板炙烤,来来回回地捻动,期待把她的空虚充满,在她的热浪汹涌的体内,吸进一缕更加焦灼的空气。

莎比动情地表现出一个女人对男人的需要。她伸出纤纤玉手,抚摸着“烂鱼头”的黑而粗阔的臂膀,像在哀求,像在等待,像在吁天,期待这个男人把她的肉体托举,就像芭蕾舞中男生对女人的顶托。

有无数个事实证明,男优与女优最荡人心魄的地方,是那种欲拒还迎、欲进还退式的小鸡啄米般的初始阶段。

有无数个临床的感受告诉我们,大多数激情洋溢的女优只是机械无望地承受着男人的敌进我退。她的兴奋与快感,可以借助于她的表演经验可以完成。

无数的a片需要展览的是男优的高潮,需要激起的是占据a片收藏者与爱好者绝大多数的男性观众们的兴趣高潮。

女人的洞穴可以感受到充实,但却没有对快感的敏锐点。

女优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敞开肉体,让男人在那里波澜起伏,而她自己必须借助演技来完成男人需要看到的激情。

女人的配件是如此的孱弱,甚至,她会不堪男人的命根对她的核心深处最脆弱处的点击。

无数的事实证明,与女优行业具有相似特征的妓女行业,罹致癌症的比例要高于一个良家妇女达三至五倍以上。

在那一部沾了奥斯卡一点奖项提名的好莱坞电影《杯酒人生》中,有一句台词:“尼姑的屁眼是很紧的。”如果一个尼姑能保持好自己的屁眼,也一定会保护其它的相似性的崆峒。所以,屁姑可能会在其它的心理疾病方面取得突出的成绩,但是,数据表面,尼姑却很少患有宫颈癌。

女人的生理结构导致她是一座脆弱的没有大军守卫的不设防的城市,它是一座民用建筑,是一座后花园里的小桥流水;女人可以像对小棉袄、对珠宝匣、对花骨朵那样保护着自己的珍贵,但是,这一切就像中国古代那种象征意义上防君子不防小人的门锁,根本起不到对女人的自卫的作用。她没有能力抵抗强罕的进攻,更没有强大的柔软能力与减震功底来抵御化解攻城方的炮震。

从亘古遗传下来的传说,认为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男人总想把女人揉入到自己的肉身。然而,事实上,倒是男人以一种摧枯拉朽的狂野,迫切期望钻进女人的温柔乡,因为男人有一种强烈的对远方的追寻,就像男人总以为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姑娘一样,同样认为女人的深处,有他最为快感的终点。

男人以为女人的脂肪很丰润,可以承受他肆意的揉搓,男人以为女人的温柔永无止境,所以,总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地深入地心深处。

然而女人的深处,是没有感觉的莽原,是一座将来培植一个生命的温馨的摇蓝。那是孩子的天堂,却不是男人的乐园。它没有快感的赏赐,因为孩子是母亲心灵的结晶,不需要快乐的回馈。它是为孩子打造的,男人的碰撞,对于它来说,只是一次羞郝的误会,只会激起它敏感的对于疼痛的闪回。

莎比就是这样。她被男人充满,她获得的是皮相的刺激,但是,她的内部却像被木桩一点点沉闷的撞击,男人的深入,像一把无声的尖刃,划过她内里的温湿,捣向她的最脆弱的内幔。

“行不得也哥哥,”那一句从古诗词上流淌出来,赋予一种鸟类鸣叫的呢喃,不管它们真实性如何,我们觉得它更像是一个女人在这样情况下的娇柔的申请与娇气的阻止。

如果朱熹可以把“诗经”中的诗歌神经过敏地解读出都是男女淫奔的骚兴,那么,我们也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声何满子般的哀求,包含着女人双泪沾满襟的状况下,在性中得不到满足、而只是支撑着男人的性福、饱尝着性中的蚕食痛苦的真实内幕。一项枯燥的调查资料说明,中国人百分之八十的女人没有体味过性的快乐与高潮,我想,这些女人反而相反承载的是,性中男人误解的对女人不该探访的地域的蹂躪。

当a片拍摄完毕,莎比感到自己的小腹部里,被男优的那硕大而无止境的击打搅得隐隐作疼。

但她的表演很好,赵导罕见地叫了一声:“ok”。

莎比把浴室的门关得紧紧,外面的繁杂的声音被推到遥远的与已无关的地方。摄影师与小兔正在拆除室内的灯光及拍摄机械,乒乒乓乓的声音持续不断地灌进耳鼓。

莎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在经过了男人的身下、男人的身上、男人的身边的各种体位的摩擦与击打之后,她发现自己身上的化妆品已经身败名裂,破败不堪了。她的原来一尘不染的头发,因为沁透了隐隐约约的汗水,而变得潮湿而打结,在床上的机械运动中,头发也像乱稻草一样蓬乱不堪。望着自己的脸,她看到,两腮上泛着真实的自然的潮红,越过了原来涂抹的腮红的粉饰,而顽强地凸现出来。不管她的心灵如何抗拒着情欲的感受,但是,她的身体还是背信弃义地出卖了她。

一个女人在高潮时分,是她最真实的美丽的时刻,相形之下,任何化妆都是一种虚伪。她的面部的皮肤更加细腻,泛着朦胧的红色的微光。她的唇像抹了胭脂一样。在拍摄中,她的唇彩大部分被男优啃掉,特别是她的下嘴唇,失去了闪亮的唇彩,呈现出鲜艳的玫瑰花的红色,那是真实的唇的色彩。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了哑光的唇膏,这种唇膏,因为没有明亮与油亮,所以,也就没有太多光泽,看起来更优雅更内敛。上嘴唇上,还是那种嫩嫩的唇彩,莎比现在倒很欣赏自己的朴实天然的没有雕琢的本色性的嘴唇。

只是她很快想到,自己的唇刚刚在“烂鱼头”的嘴里翻过来倒过去,不由感到一阵恶心。她赶紧从架子上抽出一张纸巾,沾湿了水,抹掉上嘴唇的基本原封不动的唇彩,然后,掬起一捧水,仔仔细细地抹着两唇,然后,她用杯子倒了一杯水,喝进嘴里,来来回回地冲洗着嘴里的不祥的感受。

清洗完了自己的脸,莎比来到淋浴喷头下,打开水笼头,哗哗的水声,很快淹没了外面的吵杂声。莎比渴望用这种自己发出的声音来获得一段属于自己的宁静。

她把水笼头里的水放得很多,强劲的水流气喘吁吁地奔驰出来,柔和地按摩着自己的身体。

刚才,她用卫生纸揩干净了胸部颜射出来的男人的白色的液体,一离开镜头,她觉得这种从男人体内分泌出来的浓液是如此的肮脏与讨厌,她现在迫不及待地想把它们擦净除尽。

她想到了前天小火拍摄后身上的残迹,想到自己在现场与小火的争执,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一副惨遭蹂躏的残渣余孽,她突然觉得,那天也许不应该与小火有什么争吵,或者在小火向她率先挑衅的时候,不应该火上浇油地惹怒她。她的思绪处在一种浑浑然的状态,虚无缥缈的水气渐臻佳境地弥满了卫生间,她感到自己的思想,也像这种浓烈的水气一样有形无实。

她像搂着一个宠物一样,抱往水笼头,让那水流的舌头火焰一般地舔着自己,烤尽身上的肮脏与丑陋。

她支起自己的一只腿,更亲密地把水笼头伏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让它仰视着,瞄准着她的不愿意正视但却在镜头前成为主角的隐秘的部位。莎比不喜欢看自己的a片,但她看过。在生活中,她像许多女人一样,没有兴趣去看自己的那些像在地球另一端的隐秘的部位,她不知道它们的形状,也曾经好奇地注视过自己在a片中的那另一极的形状,据说女人看a片的时候,总是把目光集中在女人的器官与表情上的,但是莎比没有。她很漠然地看着自己的器官,它们明明在兴奋,在高潮,镜头下,她的隐秘部位显得怪异而不真实,她很奇怪这些器官竟然是属于她自己,而事实上,这的确是她的身体的一部分。她看不出什么叫充血,只是看到她的隐秘的洞穴,无法控制地张开,分泌的汁液像啤酒泡沫一样从深处汹涌上来,甚至她可以看到她的原来藏匿无形的尿道也张开了小兽一样的嘴巴,焦灼地向外呼吸着,任何一本生理教材上都说明这表示着女人的兴奋,但莎比觉得自己真的兴奋了吗?没有,明明自己看的很冷漠,但镜头里的女人却处于生理上的兴奋期,正是出于这种的观看体验,莎比认为自己的肉体是不属于自己的,特别是在兴奋与激情的状态下,她更感到自己的身体是别人的。她无法掌控它们,只得听任自己的身体,以最自然最原始的方式,按照人类的本能或者说是动物的本能,作出自然的反应。

莎比把自己洗得非常仔细,即使她感到腹部里有一点隐隐地胀痛,她也没有忘记持久地把热水冲向自己的体内。她想洗去所有拍片中的痕迹,卸去拍片中的所有装束。

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恢复了一个素面朝天的女人的时候,她走到门前,叫道:“小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