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白莲艳后(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3月8日是白莲圣女王聪儿的生日,也是王子、王聪儿姐弟大喜之日!!

百花山百花竟放、万花竟香!姹紫嫣红万般热烈……云雾缭绕,仙乐飘飘,百花美女舞姿绰约……

王子百花迎新娘,白莲圣女王聪儿一身皆白色天衣水裙圣洁如雪,秀发上蒙罩着红丝薄纱,小王子背起了白衣新娘子、背出白莲寺大门、喜不自禁背往百花宫……

新娘美丽的出现,莲花儿、牡丹花儿、菊花儿、梅花儿、桃花儿、百花儿在空中散播,百花美女一路喜悦欢呼……

一路花草间,喜气洋洋的小王子背着绝色美丽的白莲艳后好爽啊最爽!!圣女王聪儿的大乳子隔着薄纱顶撞着后背,真个喜洋洋啊——更是喜痒痒噢!!诱得巨棍敬礼不休!

来到水帘洞前,小王子喜出望外把白莲姐姐拥抱在怀、抱入水帘洞内、百花宫百花盛开莲花飘香、大红双喜高高挂、王清明月公主在上,新郎新娘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身穿着圣洁白莲嫁衣的新娘、百花山的白莲圣女王聪儿头上蒙着红纱喜帕,在两个喜娘的搀扶下,进了百花宫——白莲洞房,洞房内,蒙着喜帕的新娘沉浸在幸福中、洞内欢歌艳舞美酒佳肴乐翩翩……

啊,只羡鸳鸯不羡仙!!

白莲洞房内,两只粗大的喜烛烛光下,坐着蒙着喜帕的白衣新娘王聪儿!

小王子一边饮酒一边和百花美女们笑嘻嘻的轰烈喜悦来到白莲洞房,哇,她们来闹洞房啦!来戏弄白莲圣女啦!!王子扑到白莲新娘面前,一把就抱着白莲皇后乱摸……摸得王聪儿又羞又痒。

“聪儿姐姐——白莲艳后你呀真个美!”

掀开白莲圣女王聪儿的薄纱喜帕,新郎小王子弟弟由衷地赞美着!

只见此刻白莲新娘子凤眼柳眉,瑶鼻朱唇,华贵秀美中隐隐透着一股妩媚,倾城之姿中约约含着一丝圣艳。

艳后王聪儿一身白色霓裳水裙圣如雪,薄如蝉冀的白纱衣裙内、美妙凹凸的如玉胴体隐隐约约好撩情!!如云秀发间有五瓣白莲镶嵌、五莲内安坐供奉着白莲观音玉佛!披扎着白色薄纱披巾轻薄飘舞。

啊,美赛白莲花观音!小和尚新郎、百花美人全都看呆啦!!!!!

“哇赛!!白莲新娘真不愧是百花仙子花观音下凡呀!!真个最美噢!!”

“新娘新郎先喝了交杯酒吧!哈哈哈!”

“快呀!美艳的观音新娘子!”

白莲观音王聪儿含羞拿起酒杯和王子缠臂对饮,美酒佳人甜味在心头……

“好啊,快亲嘴呀!”

“您们快亲呀!”

……

小王子见眼前圣女新娘美赛观音、粉脸绯红、娇羞可爱,小王子哪会不冲动呀,一把抱住白莲皇后的柳腰,一边伸手去抚摸新娘子薄纱玉体、一边伸嘴去亲吻白莲艳后那迷人的樱唇、白莲观音羞涩地迎合新郎的亲吻、热烈地热吻……

百花美女也已含笑出房……

“能得白莲观音姐姐垂爱而喜结仙缘,我小和尚真是三生有幸啊!”

“嘻嘻!我的和尚小丈夫!”白莲艳后娇笑着。

“我是和尚您是白莲观音呀!白莲观音在上、请受和尚一拜!哈哈!!”

“好啦,别拍马屁了!快抱姐姐我上床啊!”

白莲艳后王聪儿略带娇羞的说道……

“白莲娘子艳后,您一身白纱喜服,真是迷人哪!脱光了一定更美艳啦!”

“你别老是来这一套,快抱我过去嘛!”

新郎小王子心头狂喜,伸臂将新娘轻轻抱起,走到床边放下,两人吻在了一处!

……

小王子颤抖的双手抚摸白莲艳后的薄纱玉体、美妙撩情的高挺乳峰……

芳龄十八岁的白莲王聪儿情窦初开,半羞半喜,脸红心跳,微微呻吟着,配合着新郎……

抚摸中王子缓缓脱去了新娘薄纱外衣,白色贴身的真丝内衣质地轻薄,紧裹着白莲观音圣女雪白成熟的如玉娇躯,白莲观音丰满坚挺的胸乳将白色丝绸肚兜和内衣高高顶起!

好迷人啊!

王子脱尽衣衫,左臂揽住新娘苗条的细腰,右手缓缓将圣女内衣揉开,大手沿着圣女的衣襟滑了进去,隔着白绸肚兜揉弄着白莲观音圣女的丰乳!!

……

白莲艳后完全沉醉在幸福的喜悦之中,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王子放下了锦帐:“白莲观音姐姐,你以后听我的!好不好呀!”

“哼!”

王聪儿红着脸,微微喘息着,有些顽皮的笑道:“要想征服我,可没那么容易#旱不定呀,你以后还得听我的!”

“你还敢耍白莲教主的威风,我已是你的丈夫,看我怎么收拾你噢!”

小王子笑着一跃而起,向白莲艳后又扑了过去!白莲艳后轻轻一笑,一个打滚,躲过了小王子。

“快抓我呀?再来呀!”

“好!今晚本丈夫就先好好调教一下美艳又顽皮的老婆!”

新郎翻过身来,伸臂去搂白莲艳后的细腰……

白莲艳后躲闪着、王子双手时时摸向王聪儿的胸部和下部……新郎近乎下流的招数并没有引起艳后的恼怒,白莲艳后心神一荡,心头却有些甜蜜,浑身有些发软……

王子心中大喜,闪到白莲艳后身后,左臂一圈,将白莲观音拦腰抱住,右掌摸向圣女的丰乳……

“你呀!”王聪儿心情激荡,娇躯用力扭动挣扎,同时右臂反劈,王子左手向上一滑,趁势握住了圣女的左乳,右手顺着白莲观音的右臂向后一收,擒住了圣女的右腕,用力向后反扭,同时伸嘴轻吻圣女白皙的脖颈……

圣女浑身一颤,一股热流涌遍全身,樱桃小口微微开启,轻轻呻吟着,右腕一挣,没能挣脱,也就不再用力,任凭小王子将她的右臂反扭到身后……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