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家四姐妹之一:痞医乱_分节阅读_6(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

那是她刚进草原时,脸受不了那草原里风,而不时痒痒时,季仁逸替她弄的。

“找到你的小师妹后,你准备怎么办?带她一起走吗?”

季仁逸摇头,“看她自己的选择。”

水落一听,不由诧异的看向他,“为什么?”其实她是想为什么他就给他小师妹自己选择的机会,而她,从一开始遇上他,就不曾有过选择的机会。

“小师妹虽然平时看起来极淡薄,对什么都似不放在心上,可事实上,她只是从未遇到她十分在意的事。若是一旦遇上,便是拼了性命,也必会去做,并坚持到底。”

小师妹?

季仁逸轻轻出了口气,“她若跟我走,我会带她一起,若是不会,我会确定她在这里,无忧幸福……然后……”季仁逸转头轻瞄了下水落,这然后的事,就不用再说了。

水落点头,只是又问,“她,当真跟我长得一样?”

季仁逸笑着点头,“只有长得一样。”

水落白了他一眼,“是啊,你小师妹淡薄高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知为何,本来只是随口说来讽刺季仁逸,可说着说着,水落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里,也染上轻愁。

“小师妹生性淡薄,你却是生性火热,像一把火,将所有的一切都燃烧,却也将温暖给了所有许你相近的人……”

“我胡搅蛮缠,欺善怕恶,见钱眼开,还会坑闷拐骗……”水落突然说道。一说完,自己便是一愣,这些话何其熟悉,再一想,却是当日季仁逸所说的话……

告诉过自己不用在意的,可是,她还是在意的吧,尤其是,在还有三天便可以见到他的小师妹,那个在他口中样样都是极好的小师妹,她便越发显得在意。

“你,总有一天,会对我失望。”没错,她还是在意,虽然从他来救她,从他向她求亲,从她就这么没名没份的跟着他走,他们从来都不曾再提过那一天的事……可是,那一天,他的眼神,他的言语全都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更要命的是,他说的,全都是真的。她的确是胡搅蛮缠,的确是欺善怕恶,的确是见钱眼开,的确是坑闷拐骗样样都来,甚至他说的卖假药……她也的确卖了……她无法不在意,他说的,他对她,很失望,失望到不愿再跟她同处一个屋檐。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离去,反而要来救她,或者是为了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也曾想过,他是因为喜欢她,是因为爱她所以才会向她求亲,带她离开……可是,她的脑子里却又控制不住的想,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她改过。

小师妹?三

让她离开牵牛镇,是为了不让她再接触那些向她买药的人,说要娶她,也只是为了就近看着她……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小师妹……为了不让她话,却猛觉一个温热的柔软贴在她的耳上,极轻的吐出两个字:“松手。”

她的身子猛的一阵轻颤,手也跟着松开。马车颠得越发厉害,可是,她却未再觉得身体的晃动,反而稳稳的……向上,向前。

她在飞,就像那一次,在她家的院子里,她被他抱在怀里,像疾风般讯猛的向前冲去。

这一次,她没有害怕,她只是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睁大双眼,不时的转头看看他,再看看那些在他们脚下飞快的向后退去的草原。

她惊讶的看着马车连着马一起被甩在后面,越来越远。更惊讶的看着他们飞快的到达并超越两群混打在一处的人……好多人……

一直到极远的一个小土包上,季仁逸才猛的停下,拥着水落,转头看向来处。看向那些聚集在一处,不再追赶他们的狼群。

而此时,水落却猛的一声尖叫:“啊——————”

季仁逸猛的抚耳,随即又放下,不解的看着水落,想着,她是不是刚才被吓傻了,现在才缓过劲来,刚要安慰她两句……“水落……”

却不想水落猛的抓住他的衣领,猛的一阵狂摇:“啊,我的金子,我的金子,全在马车里……你要丢弃马车为什么不事先说一声,害得我现在没了金子……啊,我的金子啊……”

面对水落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甚至时不时的捶自己两下,季仁逸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不自觉得,他的嘴角便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水落一见,怒火更赤,“你还笑……你还笑,你这个混蛋,赔我的金子来……”

水落骂的越凶,季仁逸便越觉高兴,最后,干脆头一仰:“哈哈哈……”狂笑起来。

“笑吧,笑吧,最后天上飞过一只鸟,拉泡大便在你嘴里……”

“哈哈哈……”

………………………………………………

《换个身体活活看:换换爱》

小师妹?七

水落狠狠的白了狂笑的季仁逸一眼,目光又投向山下。他们的马车已然烟灭在狼群里,至于那匹已经极老的老马,若非要找的话,也许还能找到几极骨头……她幻想着,如果等一下狼群退去,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的金子。

“喂,你说,狼不吃金子吧?”水落已然养成了习惯,遇有不懂的,疑惑的,全都去问季仁逸。

“不吃。”季仁逸收起笑,无奈的看着来路,虽然狼不吃,可是,那些狼奔腾过后的地方,又到哪里去找那点金子?挖地三尺么?那么大一片草原……他歉然的看着水落。

“太好了,一会儿,我们回去找。”水落一听,立刻又高兴了起来。眼光也从狼群身上转到那本来还相斗在一起的两群人,而现在却已然归为一处的人们。

看到那些人,水落不由看向季仁逸:“喂,你怎么不去帮他们?”以他的性格,这种事,是一定会管的吧!

季仁逸的目光也落向那一群人身上,随即轻声的说给水落听,“他们并不是普通人。而是,军队。”

“军队?”水落有些不信,“没有铠甲……”

季仁逸缓缓转身,拥着水落,慢慢下山,“没有铠甲,只能说明,他们是私斗……这种事,我不能插手。”

水落用有些诧异的眼神看着季仁逸,一看再看,随即失笑,“你也不笨吗?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事都管呢?”

季仁逸挑挑眉,继续向前走着。

可是水落却不干了,“我的金子。”

季仁逸干脆再次一把将她抱起,“一会那些士兵一定会往这边撤,现在不走,到时就走不了了。”不由分说,季仁逸已然抱着她,再次运起轻功向前快速离去。至于金子……

就在两人离开不到半刻钟,那些面对群狼的士兵便退到了土坡上。

……………………………………………………………………………………………………

好友佳作,错过可惜

《换个身体活活看:换换爱》

小师妹?七

从那之后,季仁逸一路背着水落,施展轻功,一路向北,足足走了三天,终于来到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他们进入双盛以后,所见到的最大的一个城。也是北国的皇城。

可惜,第一次来到一国之都的水落,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可以说是郁卒的。“现在要怎么办?我们要像那些乞丐一样,跟在墙角吗?”

没了金子,是因为遇着了狼群,在她亲眼见过狼群的凶狠之后,她震撼之余,也完全接受,这就像是天灾一般,人完全无法控制,她水落虽然爱财,可是,决不会为财而不要命。

所以,除了一开始稍微郁卒了那一小会儿之后,便完全收拾好了自己的心。

可是,当她认命的当一个穷鬼,做一个劳碌命之后,自己上树折柳,自己编筐,自己用手,用石头在路过的山上采来的药……再拿去这城里的药房卖……卖得的钱,居然只给自己买了两个烙饼,便没有了。

只因为,她不小心贪看了一眼某个铜镜店的一面镜子……仅止而已,她仅有的一点钱,便被季仁逸再次送给某个没钱买药的老婆婆……而当她回过神来时,那个据说生病很重的老婆婆瞬间已跑没了踪影……这让她,如何不郁卒?

↑返回顶部↑

目录